可凡倾听

可凡倾听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2-8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作者:《可凡倾听》栏目组 编
页数:369
字数:429000
书名:可凡倾听
封面图片
可凡倾听

内容概要
《可凡倾听》栏目组编写的这本《可凡倾听——不深不浅》是上海东方电视台名牌栏目《可凡倾听》2012年访谈节目精选本,共收入刘晓庆、郭德纲、郭富城、吴秀波、李宇春、闰妮、张嘉译、黄海波、杨澜、白岩松等文化艺术界名人访谈20余篇,分为色光、曙光、风光、恒光、灵光、电光、阳光七个部分。访谈双方都是有较高知名度的公众人物,所谈内容都是人们关心的热点问题。
书籍目录
海派先生——曹可凡程乃珊
倾听的艺术卢燕
时间与空间濮存昕
色光
难做名女人——刘晓庆专访
德化苍生云隐灵台——郭德纲、于谦专访
永远爱不完——郭富城专访
看见了就是幸福——吴秀波专访
曙光
会跳舞的文艺青年——李宇春专访
跟着感觉走——闰妮专访
蜗居之后 ——张嘉译专访
“佟”样世界 别样“大为”——佟大为专访
一句顶一万旬——黄海波专访
风光
爱的记忆——赵青专访
琴声点亮我的一生——殷承宗专访
平安是福——郑绪岚专访
从现实到魔幻——陈嘉上专访
恒光
战争之花——张艺谋、贝尔专访
天王传奇——木村拓哉专访
亦刚亦柔亦正亦邪——任达华专访
顺流逆流 人生常态——徐小凤专访
灵光
时尚女王本色人生——莎拉?杰西卡?帕克专访
从“小正太”到魅力大叔——马特?狄龙专访
陶子的爱情讲堂——陶晶莹专访
小人物成就大电影——黄渤专访
欢声笑语三十年——王汝刚专访
电光
“曹杨”对谈——杨澜专访
痛并快乐着——白岩松专访
我的艺术我的人生——朱军专访
阳光
建筑,凝固的音乐——贝聿铭专访
来自上海的敦煌守望者——樊锦诗专访
一个人的抵抗——蔡明亮专访
附录
寻找毕加索
龙图大展——《可凡倾听》2012年春节特别节目

章节摘录
版权页:
插图:
曹:你曾经去看受伤以后的Selina,回来你写了一个博客,看得是非常感人的。
当时去了以后你看到Selina的伤情,我相信当时对你的冲击是特别特别的大。
陶:对。
最近我刚刚访问过她的未婚夫张承中,谈到很多心路历程,他告诉我了一些比较不能够被讨论的事情,我也大概了解他的心理压力,因为任爸任妈是那么地宽大为怀,他觉得他也不方便说太多不好听的话,但是他本身是律师出身,希望能够做点什么事,所以他一直在这个矛盾挣扎当中。
那时候我只是提出一个要求,说任爸任妈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因为我陆续看到有朋友去看Selina的新闻,所以我说任爸我们能去探望她吗?我只是提出,如果不方便没有关系。
他就说“可以啊,来啊。
”我想我去之前还是先通通电话,Selina在另外一头的声音是一如往常的甜美、开朗,“陶子姐,很好啊!没事啊!”我说真的吗?那我去看你。
“好啊,欢迎啊!”声音是这么甜,完全没有变化。
结果没想到那天去,我本来还想得太单纯,我还带着小龙,想说耍宝给Selina看,后来一到那门口说不行,一次只能两个人,而且小孩不能进去,而且要穿戴所有的防护衣,连袜子、鞋什么都要套上去,开始就觉得有一点沉重。
她的病房在最后面,穿过一间间病房的时候你会吓一跳,一直吓一跳。
进去前还有一个男人抓住我,他说,“我老婆在二十一床,麻烦你去跟她讲加油。
”我就说“哦,”所以我就必须每一床看嘛,哪一个是二十一床?我就每一个这样看过去,很多都是全身包满纱布像木乃伊一样,露出来一点点眼周的皮肤是深红到黑的那样子,然后又看到有一点油油的,就好像你知道那个皮肤已经没有了。
这样一个一个看过我已经觉得很震惊,我想我待会儿看到她会不会也是这样?结果一到那个门,一打开,我离门大概还有个几步吧,我就看到她在床上,我想那个是Selina吗?她的脸就是一块红一块黄,就有点那个,皮肤是浮出来的感觉,不像我们是贴着的,然后是一个三分头,像小阿兵哥一样的。
我那时候在外面已经抓住我老公,因为我老公爱哭,我说老公,“你待会儿不能哭!”“我知道,我知道,没有哭,没有哭!”我老公的那个身体反应是挡不住,他就站在那里呆若木鸡,他一步都没有往前移,然后我就过去,“你还好吗”,就好像假装没有事地跟她聊天。
任妈那时候给我看她手机里的照片,我真的是吓坏了!就是刚送回台湾的时候整张脸是黑的,是黑的!没有别的颜色,就这样黑的。
你看到一个以前在舞台上这么活蹦乱跳又这么漂亮的女生,遭受这样严重的烧伤你会觉得非常地心疼!
编辑推荐
《可凡倾听:不深不浅》访谈双方都是有较高知名度的公众人物,所谈内容都是人们关心的热点问题。


下载链接

可凡倾听下载

评论与打分
  •     倾听各路名人的内心 很喜欢访谈这类书籍
  •     内容丰富,关键是有我喜欢的明星
  •     因为喜欢里面的某人买的,结果发现采访其他明星也很好看,老妈喜欢,谢谢
  •     是一本很有哲理的好书,值得细细欣赏和学习。
  •     好看,忘记是谁托我买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