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铸成回忆录

徐铸成回忆录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1998-04
出版社:三联书店
作者:徐铸成
页数:427
字数:303000
书名:徐铸成回忆录
封面图片
徐铸成回忆录

内容概要
本书的内容包括我为何写回忆录(代序)、楔子、负箧求知、步入报界、主持笔政、民主报人、坎坷人生、游历著述、附录、附录一“阳谋”亲历记、附录二悼念徐铸成先生、后记。我写这本回忆录时,也不是平均使用力量的。我在旧社会经历了四十二年,除了童年及入学的十几年,简单顺序叙述外,主要力量放在创业时期那近二十年,所占篇由约占一半。而特别着重于写新旧交替的1949年,写下近五万字。解放以后,所经历的大事,所接触的中外名人,当然更多。我则着重于写个人的亲身遭遇:因为有些人物和大事,尚待历史评议,我就只能“宜粗不宜细”地简单叙述了。
作者简介
  徐铸成(1907-1991),不到二十岁就开始做记者,到去世时从事新闻工作有六十多年,这六十多年中,他从一个负芨求学的学子历经坎坷而成为“民主报人”,他的一生,只有办报这一个理想,并为这一理想付出了毕生的努力,“报人”的称谓是他一生追求的最高境界。   
书籍目录
我为何写回忆录(代序)
楔子
第一章负箧求知
第二章步入报界
第三章主持笔政
第四章民主报人
第五章坎坷人生
第六章游历著述
附录
附录一“阳谋”亲历记
附录二悼念徐铸成先生
后记

章节摘录
  贵阳为诚夫兄曾工作旧地(回《大公报》港馆任经理前,曾任黔省府机要秘书兼《贵州日报》社长),故旧很多。
我们安抵贵旭后,承达诠先生设宴为洗尘压惊,并有省府及《贵州日  报》友人酬酢多日。
《贵州日报》总编辑为我表兄朱虚白,要闻编辑金慎夫为诚夫兄介弟,相知有素,畅谈竟日。
约留筑五日,即雇定一卡车北行。
  长儿白仑,时在贵阳国立临时中学读书。
以该校管理马虎,伙食极坏而不注意清洗,白仑染上痢疾,久治不愈。
嘉稑恐其孤身在外,不易调摄,乃令其退学,一起带往重庆。
  《贵州日报》经理赵先生广交游,我托其代购贵州当时最有名之“华茅”(茅台)两瓶,以便沿途独酌解忧。
  五日后安抵重庆,渝馆已为桂馆职员租借三江村(李子坝报社对面)为宿舍,竹墙土坯,沿嘉陵江构筑约七层,且门面甚堂皇,可见山城工匠工艺之精巧。
  为了安置桂馆职工,胡先生(斯时,政之先生已继季鸾先生后,任国民参政员,移居重庆,住金城银行建造之红岩新村)特在渝馆创刊《大公晚报》,由我主编。
我未到前,由谷冰兄代理。
先期到渝之郭根任要闻编辑。
某日,忽以主标题未按谷冰意制作,立以“不服从上级命令”之罪,宣布开除。
以后不久,原桂馆广告主任戚家祥及戚家柱等均因撤退时“利用职务,私做生意”之罪名,连同渝馆广告主任李孝元一并开革(二戚及李均为诚夫兄亲戚)。
可见有“杀鸡儆猴”之意。
  差不多同时,政之先生特约诚夫和我至红岩新村谈话。
大意谓,渝桂两馆,好比同根连枝。
现桂馆已以兵灾而停业,等于二房子弟来依靠长房。
你们要善于“以小事大”。
他们两位是  很有心机的,“譬如谷冰有事来见我,我虽满腹心事,必整容含笑接谈,以免引起多心。
此意,望你们两位,好好体会。
”  很明显,他是要我们了解寄人篱下,处处以忍让为先。
  我除埋头主编晚报外,帮助日报每周写一到两篇社评。
此外,百事不问,业余也很少进城,即邓友德(时任重庆新闻检查处副处长)、陈训悆(时任《中央日报》总编辑)等熟朋友也很少来往。
谷冰与中央社社长萧同兹很有交情,常请中央社高级职员来李子坝吃饭,我和诚夫兄敬陪末座而已。
    九月十一日 星期日  接宝礼兄及郭根函。
知报已升至二万八千,甚慰。
午后,访侯外庐兄,谈甚久。
又访李任公,未遇。
与其秘书李乙尊兄(即程砚秋之高足李世济之父)畅谈。
今天骤冷,俨然深秋光景矣。
    九月十二日 星期一  乘电车至宣武门,旋步行经西河沿、香炉营、大沟沿直至琉璃厂。
此一带为余旧游之地,二十年代中曾在此公寓寄宿,学习、工作历三四年。
公寓房子还在。
匆匆二十年过去,占余过  去岁月之小半。
购《梨园史料》一部及影印之《越缦堂日记》(正、续编)。
为宣纸精装。
    九月十三日 星期二  晚云彬兄请饮酒,所住宿舍,与圣陶等一道,为周佛海之旧寓。
同席有圣陶、炳然、振铎诸兄。
此数兄气质极相近,正直不阿,洁身自爱,殆知识分子中接受优良传统,甚有修养者。
余与宋、叶、郑三兄,都喜饮。
二月间,由港同船北上,每饭必尽白兰地一樽,同行者赐以“四大酒仙”之称。
  吕方子(集义)兄约看李桂云之梆子戏《蝴蝶杯》。
此戏幼年在家乡看过,印象仿佛如昨。
二十年前,曾在太原看过南路梆子《藏舟》一折,亦甚好。
李为今河北梆子祭酒,音调、做工均为上乘,扮相亦富丽,看上去不过四十岁,闻洪深极赏之,大量购票约同仁往欣赏。
    九月十四日 星期三  西直门外新建之苏联晨览馆落成,今日正式开幕,柬全体代表参加。
建筑完全苏联式,除哈尔滨外,此殆国内最大之苏式建筑。
二次大战后,苏实行新的五年计划,成就斐然,尤注意保婴事业。
从产品中,看到他们的进步。
我在留言簿上写了“我们应坚决向这个方向前进”。
  下午,赴北京饭店开座谈会,谈共同纲领,因连日在讨论中,多对共同纲领中不提社会主义,有疑问。
因此,今天由周副主席解释,说毛主席一再说,社会主义是遥远将来的事,今天应集中力量于新民主主义建设,发展包括民族资本主义在内的四种经济成分。
如过早写出社会主义,易在国内外引起误会。
会后,在振铎兄房内坐谈多时,后又晤曹禺夫妇,都是今春同船由港到京之好友。
  访熙修,谈今后工作部署。
又访问同乡沙彦楷先生,彼为民社党革新派参加大会代表之一。
又看到孟秋江。
    九月十五日 星期四  终日下雨。
故宫招待代表参观,余来往,在寓所写了三封信并一短稿。
下午,游西单商场及琉璃厂,旋至东安市场,在五芳斋就餐,独酌黄酒半斤。
在古玩摊,购蜜蜡烟嘴等数件。
晚,代表证发下。
乘车赴宣外校场头条,访徐凌霄前辈,欢宴至夜深始归。
    九月十六日 星期五  任嘉尧由沪来,闻报已涨过三万六,甚喜。
吴绍澍兄来访,晚同往吉祥戏院看戏。
    十月二日 星期六  晨起,气候骤冷,北京已渐入冬令。
上午无事,也懒于出门。
  下午二时许,乘车赴西直门外苏联展览馆,参加开幕典礼。
车在新街口附近被阻约三刻钟,三时一刻到达,已在致开幕词。
三时半剪彩开幕。
分三路参观。
展览馆建筑不甚高大,中央大厅只有四层楼高下,但建筑金碧辉煌,相当考究,彷彿一座精致的小摆设。
七时返招待所。
大会整个程序已全部完毕。
今后自由活动,只等秘书处通知束装返沪。
  为了福儿要看京戏,今天托招待组代购了两张明天日场的戏票。
    十月三日 星期日  九时,福儿来,外甥(杨)邦杰亦同来,盖门口相值也。
稍事休息后,同出门,邦杰赴东安市场,余偕福儿至北海,沿海边走出大门,在府右街口雇车同至东安市场。
在五芳斋吃鸡丝  火腿面两碗, 为福儿加一客蟹粉包子。
旋至铺内购小孩毛衣一袭,备送邦杰之女孩。
十一时半回招待所,因福儿要看祖父母与父亲来往信,兼取自行车也。
余休息半小时,即乘车赴计委  宿舍,福儿骑自行车随行。
门牌难找,至大姐家已十二时半矣。
吃水果、吃菜、吃馄饨。
又谈家常至二时半辞出,赶赴长安看京戏。
 四时半未终场即出来,因福儿必须五时前赶回。
乘三轮回招待所。
北京的三轮,比上海贵两三倍,只能坐一人,且颇危险,时有跑车出事,所以我轻易不坐三轮。
今天星期日,电车挤,不得已乘一次。
  大会秘书处送来全体代表合影一张,长二尺多。
此照每张至少要二十五万元。
七时许,赴怀仁堂看戏,与裔式娟、赵祖康同一排座位。
我坐十排十六座,毛主席四排二十三座,此为我最靠近毛主席的一次。
米高扬四排二十九座,布尔加宁四排二十一座,赫鲁晓夫四排二十五座,师哲四排二十七座,少奇同志坐四排二十八座,周总理坐第三排。
  今日晚会,主要节目为音乐, 以周小燕歌唱最受欢迎。
另有杂技及李少春之京剧《雁荡山》。
闻此剧即将出国赴印、缅等国表演。
  今晚有机会晤见教育部董纯才、林励儒、韦悫三位副部长,谈报馆迁京的事,约定明天下午到教育部再谈。
    十月四日 星期一  上午八时半赴办事处,小结代表大会及国庆报道工作。
下午二时在灯市口乘电车至西单商场下车,转乘三轮至教育部,副部长柳湜出面会谈,谈与《文汇报》合作问题。
据谈,主要问  题在基建。
此次为初步交换意见。
晚,苏联民间艺术团在怀仁堂演出。
十一时半散会,微雨中归招待所。
  在怀仁堂晤黎澍,约明日下午见面。
闻钦本立已调《人民日报》,来电话约谈。
代表已有离京者。
曾生昨日回粤,周谷城今早回沪。
    承《陕西日报》之请,得尝饺子宴之风味,大小饺子无虑数十种,每样尝一口,即大饱口福矣。
  仍乘苏制客机返沪,幸未照例误点,如时回到家中。
  我在赴西安前两天,民盟苏州市委,约我去了一天,向民主党派讲了一席话。
顺便,游了西园和虎丘侧面新建成的万石公园,看到不少假山和盆景的珍品。
  由西安畅游归来,苏州友人孙国宝及枫桥农工联合企业派车邀我游苏一周,我与嘉桂偕一保姆同往。
  重游寒山寺,蒙性空长老合十迎于山门,并款以果点。
后赴枫桥镇观光。
一年来,乡镇工业又有显著发展,镇上商业亦更加繁盛。
为招徕游客而建造的枫桥宾馆已将次落成,主持者  含笑对我说:“你如迟一个月来,即可下榻此处,不必住市内矣。
”寒山影剧院则早已建成,规模不亚于上海二等剧场,建筑费闻达五十万元。
剧场后旷敞,并新建旅舍十余间,有剧团来演出时,招待演员,平时可公开营业。
  枫桥新建设尚有敬老院,收容全区孤寡老人五十余人,请十几位妇女照顾其生活。
老人二人一间,被褥帐子均洁白,每室有一架收音机,全楼有一彩电。
老人们都对我说:“想不到老  来交运,享此清福了。
媒体关注与评论
  后记  徐复仑  我的父亲徐铸成先生,去世已有六年多了。人们把他称作“报人”,他自己是非常珍重这一称呼的,他在写《报人张季鸾先生传》时就说:“我国近代新闻史上,出现了不少名记者。有名的新闻工作者,也有不少办报有成就的新闻事业家,但未必都能称为报人。历史是昨天的新闻,新闻是明天的历史。对人民负责,也应对历史负责,富贵不淫,威武不屈;不颠倒是非,不哗众取宠,这是我国史家传统的特色。称为报人,也该具有这样的品德和特点罢。”他的一生,只有办报这一个理想,并为这一理想而付出了毕生的努力。“报人”的称谓是他一生追求的最高境界。  父亲生于1907年,不到二十岁就开始做记者,到去世时从事新闻工作有六十多年。这六十多年中,他从一个负芨求学的学子历经坎坷而成为“民主报人”。而这六十多年是中国历史上波澜壮阔、沧桑巨变的时代。在这样的时代里,任何一个有良心、负责任的新闻工作者,都不可能“躲进小楼成一统”。把一个报人的经历放到这样一个大的时代背景下去看待,或许有些  意义。  父亲的一生,其实只做了两件事:一件是办《文汇报》和《大公报》,另一件是当右派。父亲的好友罗孚先生有诗云:“大文有力推时代,另册无端记姓名,”说的就是这两件事。1927年,父亲参加《大公报》,得益于张季鸾、胡政之等先生的指教,后来担任过桂林版、上海版总编辑等重要职务。1938年,他和几位朋友一起创办了《文汇报》,三十年代到五十年代的《文汇报》曾三次停刊三次复刊,始终走在时代的前列,把握时代的脉搏,在中国现代史上留下了痕迹,在自己的报史上也创下了辉煌。1957年,父亲和许许多多知识分子一样,怀着对新中国和共产党的深厚感情,响应“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号召,真诚地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没有想到,《文汇报》的资产阶级方向应当批判,父亲乃至我们全家的悲剧从此开始。在以后的二十多年里,面对巨大的压力和无情的摧残,父亲也曾彷徨迷茫,作过违心的检讨,但他做人的信念没有动摇,对国家前途的信心没有丧失。他一直把这悲剧保持到最后,没有成为笑剧,我以为这是他一生中最值得称道的地方。谈到这一段经历,父亲曾对我说:“比起国家和共产党受的损失,比起那些年轻人的遭遇来,我这点事实不足道。”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父亲的问题得到了改正,他又全身心地投入到新的生活中去了。父亲为自己立下了“三不”,即“不计较过去、不服老、不自量力”,为国家的美好前途,为振兴中华,发挥一些余热。虽然后来又发生过一些令父亲伤心的事,但他都能顾全大局,泰然处之。以后的十多年里,父亲写了四百多万字,有十几本专著或文集出版。在这些文字里,他大量地回忆了过去几十年的“旧闻”,还指出这些“旧闻”对现在的意义或经验教训;他在歌颂大好形势的同时,更多地关注那些不如人意的地方;他无情地揭露和批判过去“左”的那一套作法,同时也透露出对实事求是、改革开放的真诚拥护。他始终贯彻了“说真话”这一宗旨,不仅大力倡导说真话,而且还身体力行地说真话。  作为一个爱国者,父亲一贯坚持宣传爱国主义,吁望祖国统一;作为执政党的诤友,他一直肝胆相照,坦陈已见;作为报人,他始终关注着国家的民主建设和新闻改革。八十年代,他多次发表文章和谈话,呼吁加快新闻改革的步伐。1990年3月,他在出席全国政协会议时,在《光明日报》头版发表了题为《开门见山话民主》的文章,对新一代领导人表示支持和拥护,同时也表达了自己的希望,如果他能看到最近几年的变化,大概能多一些欣慰。
编辑推荐
  徐铸成,我国著名的报人、新闻学家,《光明日报》的总编辑。《徐铸成回忆录》有许多记人的文字,有他六十年来采访或接触过的各界名流和历史人物,这大部分发表在1978年以后海内外报刊上,有的还从未发表过。这些文学反映了他六十年的新闻生涯,也记录了这六十年的历史风云。  作者生于前清末年,开始工作时,赶上北洋军阀的末期——张作霖大元帅统治时期,曾目击国民党的兴起到它在大陆的覆灭。又曾在新中国度过几十年不平常的岁月,经历长期的风风雨雨,直到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才拨云雾重见青天,过了近十年的充满希望、最令他愉快的时光。在这漫长而曲折的六十年时日中,作者曾五次亲自创建过报馆,又曾五次亲手埋葬(被封或被迫停刊)它们。其中经过,也许只有作者一人明其前因后果,并从中吸取经验、教训。至于所接触过的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更难屈指数。为了对这段历史负责,作者戏言趁记忆力尚未完全衰退之际,抓紧时间,尽可能加以回忆,如实地写出来,公之于世,与便有了这本回忆录。  		  
图书标签Tags
历史,新闻,传记


下载链接

徐铸成回忆录下载

评论与打分
  •       不知道是否是写的时候是“某些事情是宜粗不宜细”的原因还是出版社“斧削”结果,这本书感觉没有如期带的那么好!
      
      徐氏作为《文汇报》的创始人之一,早先是从《大公报》起家的。经历了风风雨雨,见惯了大风大浪,回忆录应该是色彩很丰富的。
      
      可是此书读书甚无趣,比较干瘪,给人的感觉就是蜻蜓点水、走马观花的感觉。甚少有比较有趣的细节。甚至可以说是一部年谱似的流水帐。
      
      徐氏作为一个有名的报人,当年的全国22大右派之一,名头应该是其来有自,不会是像这个样子的。可能正如传言的一样,本书被删了好多,可能是把违碍字句都删了,就剩了目前的这个样子了。早知如此的话,老先生应该把此书放在港台出就好了。
      
      这个本子的后半部分,给人的感觉他就是一歌德派的老先生了,到处觉得这也不错,那也挺好的。一点也看不出当年那个独立知识份子的影子了。
      
      当年,为何大批的左派转向共产党的阵营,也确实值得研究的。
      
      三联书店出这本书时,印数也是昏头了,这样的传记怎么会印了1万5千册,怎么可能卖的掉呢。
  •     老先生应该也是有满肚子的话想告诉读者的吧 ~~~ 楼主您也别难过了~
  •     宜粗不宜细,非常无趣
  •     读过徐铸成《报海旧闻》,其实老先生还是话中有话的
  •     还是一套书得继续,一般买不到
  •     没什么缺点,封面真的真的真的很容易脱胶...==
  •     德国需要元首,别人看的
  •     写的浅显,希望能读到历史的真想。
  •     文笔平庸,本来很期待
  •     蛮有意思一本书,把这套攒齐了慢慢看。
  •     裘锡圭先生是名家,如果你只是想看看别人对历史的评论
  •     喜欢优美的散文,正好解惑。
  •     出货的速度和质量都相当的不错。,一般的描述
  •     挺有收获的!!!,台湾中兴的主力领导
  •     不过内容确实挺详细。讲述了拿破仑的一生。,在新华书店看重的
  •     我是河大的,好喜欢
  •     在商界杂志上看到引用,最近比较喜欢明朝的东东
  •     是了解中共党史的官方权威资料。,必须赞。内容也比二好的多
  •     没想象中好,是老外对于旧时中国的体会
  •     感觉还过得去吧。,对我做簪子有参考
  •     看了天命后才知道有天意,常来光顾。
  •     终成大业,书一来就看了
  •     以为是什么呢,内容还是很详尽的
  •     最好像是中国宫廷逸事那样才好,叶和海外的出版社关系都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