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帝国

第六帝国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5
出版社:中国华侨出版社
作者:艾根·凯撒·科迪
页数:292
书名:第六帝国
封面图片
第六帝国

内容概要
  十九世纪,欧洲有六大势力,大英帝国、普鲁士(后来的德意志)、法兰西、奥匈帝国、俄国……还有罗斯柴尔德家族,这个家族还有另一个显赫的外号,就是“第六帝国”。  曾经有一句经典的话形容二十世纪二战前的美国情况“民主党是属于摩根家族的,而共和党是属于洛克菲勒家族的……”其实在这句话后面还应该跟一句“而洛克菲勒和摩根,都曾经是属于罗斯柴尔德的!”  罗斯柴尔德家族发迹于18世纪中期,其创始人是梅耶·阿姆斯洛·鲍尔(Mayer Amschel Bauer),后更名为梅耶·阿姆斯洛·罗斯柴尔德。他和他的5个儿子阿姆斯洛·罗斯柴尔德、所罗门·罗斯柴尔德、内森·罗斯柴尔德、詹姆斯·罗斯柴尔德、卡尔·罗斯柴尔德(即“罗氏五虎”)先后在法兰克福、伦敦、巴黎、维也纳、那不勒斯等欧洲著名城市开设银行。  他们与当时欧洲各国的王室合作,大量运用政治权利攫取利益。通过发行债券、贷款等方式迅速积累了巨额的财富,更是控制了多个国家的金融业。当时,欧洲大陆上的每一次战争的背后,都有罗斯柴尔德家族活动的影子。许多国家几乎都要依靠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合作,才能维持国家经济的正常运转。  这个神秘的家族在两百多年金融、政治和战争的残酷旋涡中所向披靡,建立了一个人类历史上最为庞大的金融帝国,对欧洲和世界都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人们对这个家族的成功评说不一,有人把它看作是犹太人智慧、财富、影响以及慈善事业的象征,也有人把它作为犹太人企业用金钱征服世界的一个活样板。  本书作者根据历史史实,向世人还原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原貌,以“经济史”的叙述风格,混以政治和外交的史实,讲叙了罗斯柴尔德家族崛起的过程,让人读来妙趣横生。
书籍目录
序言第一章 法兰克福:第一桶金第二章 拿破仑时代的罗斯柴尔德第三章 伦敦与巴黎:拿破仑的滑铁卢与罗斯柴尔德的凯旋门第四章 进驻维也纳和占领那不勒斯第五章 成为欧洲金融霸主第六章 战争阴云下的第六帝国

章节摘录
  第一章
法兰克福:第一桶金:  自1356年以来,法兰克福(Frankfort)在帝国选举中一直占据主要位置,18世纪下半叶期间,更是在德国的大城市中夺得统治地位。
早在1245年成为东法兰克斯(East
Franks)王国的首都之前,它已经是这个帝国唯一的臣属国,无论经历多少兴衰变迁,它始终维持着它的领导地位没有改变。
在法国革命之前的最后几个世纪,它得到了迅速的扩张,大约拥有35000居民,其中1/10是犹太人。
由于它非常靠近莱茵河大水系和法国与荷兰的边境,因此成为了德国与西方国家贸易的门户,除此之外,同英国的贸易也构成其居民活动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这样的城市,对具有特殊的贸易和金融天赋的犹太种族成员来说无疑具有巨大的吸引力。
而且,随着中世纪的结束,犹太人在法兰克福更加自由。
首先,他们在居住方面就没有被设置任何障碍。
直到商业住区的非犹太成员看到由于这些颇具企图心的犹太人所带来的竞争让他们不得不承受很多痛苦,而在与犹太人的混居中,基督教市民在人数上占优势,由此便开始了一个严酷压迫犹太人的时期。
为了迫使他们从城镇里最重要的教堂附近离开,他们被1462年通过的一部法律命令离开他们已在里面居住的房子,而搬迁到特意为他们设定的一个居住区--所谓的“犹太城“。
然而,这个区域只由一个孤立而黑暗的小巷组成,大约12英尺宽,而地势,正如歌德所说,介于城墙和一个沟渠之间。
近300多年的时间,这个地方一直是法兰克福犹太人单一的定居地,而后来他们在城里越来越不受其他居民的欢迎。
  早在17世纪20年代,在菲特米尔茨(Fettmilch)的领导下,爆发了一次暴动,其目的之一就是把犹太人驱赶出法兰克福。
这个目的真的通过谋杀和掠夺而实现了。
尽管犹太人很快回到城里,但是他们必须遵从无数的限制和规定,这一切体现在一部针对所谓“犹太身份”的特定法律中。
他们被迫缴纳人头税,还被迫购买他们的人身和财产“保险”,就像城里的外来人口一样。
因此他们开始被称为“受保护的犹太人”。
他们的家族成员人数将被限制在500人以内,一年只允许12人结婚,如果一个家族趋于消亡,这个数字才有可能增加。
犹太人不允许获得土地,不许学习耕作或手工艺。
他们也被禁止在各种商品中从事贸易,比如水果、武器和丝绸。
而且,除非定期集市期间,他们不得在居住地之外使用他们的任何用器。
晚上、星期天或节假日,他们不得走出其居住地。
甚至一个犹太人要过一座桥,也必须支付小费。
他们不允许参观公共旅店,更不能在城市的街道和广场散步。
按规定,犹太人还不能享有高规格的公众尊重。
当他们出现在公众场合,通常会受到带有轻蔑性的问候,甚至有人会往他们身上扔石头。
大街上的任何一个顽童都能对一个过路的犹太人说:“犹太人,履行你的义务。
”然后这个犹太人必须走到一边,并脱下他的帽子。
因此,可以说,几乎没有任何地方比法兰克福更令犹太人痛苦。
  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祖先就生活于像法兰克福“犹太城”这样的环境之中。
而比梅耶·阿姆斯洛·罗斯柴尔德(Meyer
Amschel
Rothschild)更早的祖先,则生活于16世纪中叶,他们奠定了这个家族未来伟大事业的基础。
我们之所以知道他们的名字,原因是他们的坟墓已经在法兰克福的老犹太人公墓地受到保护。
以前犹太人区的房子不计其数,每间房子都被一个特定颜色的护板或标记区别出来。
罗斯柴尔德家族成员的房子带有一个红色的小护板,毫无疑问,这是因为他们要感谢他们家族名望的事实。
1585年,在红色的小护板上第一次写上“埃萨克·埃尔查纳(Isaak
Elchanan)”,他父亲的墓碑上简单写有埃尔查纳这个名字。
大约一个世纪之后,纳法塔利·赫尔兹(Naftali
Hirz)在这个标有红色护板的地方留有一个破败不堪的老建筑,在那里这个家族追溯到了它的名字,并占据所谓的豪斯·祖儿·辛特凡(Haus
zur
Hinterpfann),就在那里,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户籍被定为“受保护的犹太人”。
  直到梅耶·阿姆斯洛·罗斯柴尔德出生--1743年,这个家族基本上从事不同的零售生意。
在18世纪初期,他们已在小范围内成为货币兑换者。
从偶然保存下来的缴税记录显示,他们虽然不是一个贫穷的犹太人家庭,不过他们的生活只能算是适度殷实罢了。
  1755年,12岁的梅耶·阿姆斯洛父母双双亡故,作为最大的儿子他继承了一些小遗产。
这刺激他带着在儿童时代,父母灌输给他的活力和勤奋投入到生活的战斗之中。
  当梅耶·阿姆斯洛10岁时,他就被父亲雇用来兑换每一种硬币,那就是,用金和银来兑换被人们认为是粗糙的适量铜币。
而此时的德国正是骚乱时期--整个德国被分割成无数小公国和城邦,它们各有自己的货币制度--这给货币兑换生意提供了大量盈利的机会,因为每个人都需要货币兑换商的协助,即使完成一次最短距离的旅行。
在这个过程中,梅耶·阿姆斯洛意外地获得了一些稀有并具有历史纪念价值的硬币。
因此一个重大的附加利润从这个职业上衍生出来,这种意识在他作为硬币收集商的直觉中苏醒。
  结束了在“犹太城“中的福斯(Furth)学校的学习之后,梅耶·阿姆斯洛进入汉诺威(Hanover)的奥本海姆(Oppenheim)公司。
在那里他碰巧结识了汉诺威籍凡·伊斯托夫(von
Estorff)将军,一位痴迷的硬币收集者,而且将军雇用这个聪明的孩子来寻求许多极有价值的硬币。
由于将军与黑塞的统治家族有联系,这次结识对梅耶·阿姆斯洛的一生产生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在空闲时间,梅耶·阿姆斯洛潜心学习钱币学。
他掌握了所有他能得到的关于“钱币学“的一切报纸资料,尽管他并没有接受多少基础教育,但他还是很快成为了一个对钱币颇有研究的专家。
在汉诺威工作一段时间后,为了接管父母留下的遗产,他又回到了他的出生城市法兰克福,而这一切正奠定他后来伟大生意的基础。
可以说,从最早的少年时代起,他就在家乡和汉诺威两地接受了实际的商业和金融教育。
  就在梅耶·阿姆斯洛回到法兰克福后不久,凡·伊斯托夫将军也离开汉诺威,前往黑塞威廉王子(Prince
William
of
Hesse)(即老兰德格雷夫·威廉八世孙子(Landgrave
William
VIII
))的王宫--离法兰克福很近的汉诺(Hanau)郡。
黑塞王子的父亲弗雷德里克二世(Frederick
II)已经与属于汉诺威族系的英格兰国王乔治三世(King
George
III)的女儿结婚,两位统治者利用他们的家庭关系来巩固双方的王朝和政治利益。
当时,很多德国王子都出卖士兵以便为外国政府服务,而英格兰则是雇佣兵的最大雇主。
  不幸的是,弗雷德里克二世与他的妻子、他的父亲,以及他的岳父争吵不休,因为他从新教徒改信天主教。
为了保护他的孙子不受父亲的影响,老兰德格雷夫决定让威廉远离卡塞尔,并划分汉诺郡给他。
直到他能够承担那个行政区的统治权,他才被送到与英格兰国王二女儿结婚的丹麦国王弗雷德里克五世那里,而弗雷德里克五世的女儿命中注定是年轻的威廉王子未来的新娘。
  对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崛起来说,伴随黑塞统治家族与英格兰和丹麦的关系产生的最重要的相应结果是,使罗斯柴尔德家族能够利用密切的商业关系与黑塞统治家族、王宫以及丹麦和英格兰的政治家成功建立联系。
  老兰德格雷夫八世于1760年去世。
随后弗雷德里克在卡塞尔主政,而威廉成为王位继承人;作为丹麦公主的新郎,按照他爷爷的遗志,威廉成为小汉诺郡的独立统治者,为了该郡50000居民的利益,他以最大的激情投身于统治事业之中。
威廉是一个彻底活跃的人,从没有片刻的悠闲。
他大量阅读各类书籍,并且亲自写一些关于本地历史趣事的随笔。
他也试试他的手艺,虽然没有任何大的成功,比如雕刻、做模型和木工活,但他具有显著的收集天赋。
  这和凡·伊斯托夫将军唤醒他的统治者在硬币收集方面的兴趣有着巨大的联系;在1763年,威廉以极大的热情采行这个业余爱好,并从中获得了巨大的快乐和满足。
于是凡·伊斯托夫将军对他谈到--一个非常优秀的硬币专家梅耶·阿姆斯洛·罗斯柴尔德,并告诉威廉王子梅耶·阿姆斯洛·罗斯柴尔德在汉诺威为他购买硬币的经历。
在这样有力的推荐下,梅耶·阿姆斯洛·罗斯柴尔德选出一些最精美的纪念章和硬币,奉送给汉诺郡年轻的王子。
然而,他并没有成功地亲自见到王子。
于是,他想方设法把它们转交给王子的一些随身侍从。
这些奉送被证明是一种持久生意关系的起点,尽管在一开始它是一种相当松散和非个人性质的关系,但是,这为他后来的生意铺开了道路。
  在那时,法兰克福的定期集市举世闻名,全世界最新的产品都在那里展览。
每年春天都有大量的外国人来参观法兰克福。
富有商业天分的威廉王子对这些定期集市怀有特殊的兴趣,并经常参加它们。
每次,梅耶·阿姆斯洛总是千方百计从王子的仆人那里预先得到这些行程的消息,然后奉送给威廉王子稀有的硬币和珍贵的宝石、古董。
虽然这主要是通过王子的一些随员来完成,但有时他(梅耶·阿姆斯洛)设法亲自指导这些交易,无论如何,他极力想要建立一种稳固的生意关系。
他很幸运的是,王子并没有对犹太人怀有那种普遍的反感,而是欣赏任何在生意上似乎聪明和出众的人,以及他认为对他的兴趣有用的人。
  那时候,头衔和荣誉比今天远远具有更大的实际重要性除非一个人拥有某种放在姓名前面或后面的头衔,否则所有的门都向他关闭,每一个出生时没有获得贵族头衔的人,都努力从某个在那时仍享有王宫特权的人手里拿到一个官职,或无论如何也拿到一个官衔。
但是,梅耶·阿姆斯洛·罗斯柴尔德当时虽然只有25岁,却具有令人吃惊的、对人性的高度敏锐,他全心全意想要利用与汉诺郡威廉王子的关系取得一个王宫头衔。
由此,他不仅可以提升自己的威信,尤其更能增进他跟其他对硬币有兴趣的王子的关系。
  1769年,他给汉诺郡威廉王子写一封极为谦恭的请求信,在信中,在谈到对王子履行各种诺言,使王子得到最贴心的满足之后,他恳请“得到王子最宽厚地优先授权而成为王宫代理人”。
梅耶·阿姆斯洛承诺永远奉献他所有的能力和财产为王子服务,在信的结尾,他说了一句极其诚实的话--如果获得这项任命尚需讨论,他希望得到商业上的尊重,另一方面,这会使他在法兰克福建立他的财富。
  这封以极其谦卑的表达方式写成的信,是罗斯柴尔德家族众多成员在整个19世纪写给那些占据重要地位的达官显要们几乎无穷无尽的信中的第一封。
这些信件中有许多请求都得到恰当的考虑,并为这个家族建立财富产生了巨大的帮助。
第一封信取得了威廉王子的信任,任命在1769年9月21日正式生效。
此后,罗斯柴尔德的名称附上了装饰性的后缀--“黑塞-汉诺公国王宫代理人(Crown
Agent
to
the
Principality
of
Hesse-Hanau)”。
  这或多或少类似于当今这种情形,即一个商人可以炫耀具有“特殊的任命”铭文的王室披肩,等等。
虽然这只是一种不带有任何义务的任命,然而它却告诉人们,这样的商人享有最上流圈子的客人光顾。
这第一封信的成功给梅耶·阿姆斯洛带来极大的喜悦,因为它不仅能够使他在原来的硬币生意中赚得巨大的利益,而且给他的公司在整个世界产生一种特殊的影响力,正如哪怕最小的王子也散发出某种魔力给所有来到他神奇圈子里的人;而汉诺郡王子是英格兰国王的孙子,丹麦国王女儿的丈夫,他注定会成为黑塞-卡塞尔(Hesse-Cassel)的统治者。
  25岁的梅耶·阿姆斯洛是一个高挑、让人记忆深刻的典型希伯来男人;他的外表看上去虽然有点狡猾,但天性是良好的。
按照那些年代的习俗,他戴着一个假发,可由于他是一个犹太人,他不允许给它涂粉,同时,按照他自己种族的习俗,他留有一副小点状的黑胡须。
这个充满智慧的犹太青年不仅明智地管理了他从父母那儿继承来的遗产,而且大量增加了它。
尽管他当时还不能步入法兰克福富翁之列,或甚至不能居身于这个城市富有的犹太人之中,但是,他无疑可以算得上经济宽裕殷实,于是,他开始考虑组建自己的家庭。
  他看上了一个商人的女儿,名叫古特里·斯切纳波尔(Gutil
Schnapper),住在离罗斯柴尔德家不远处的犹太人区。
当梅耶·阿姆斯洛向她示爱的时候,她只有17岁。
她从小接受了成为贤妻良母的品德教育,非常简朴而端庄,极其勤劳,她带的嫁妆虽少,但也切实而富足。
梅耶·阿姆斯洛的结婚典礼在1770年8月29日举行。
年轻夫妇的第一个孩子是女孩,生于1771年初,接下来的1773年、1774年和1775年生了三个男孩,取的名字分别是阿姆斯洛、所罗门和内森。
  正当他的妻子为抚养孩子和管理家务不断忙碌之时,梅耶·阿姆斯洛不断发展他的生意。
他正常的钱币兑换生意得到不断发展,而且他还从本地区困窘的贵族收藏者那里购买了几袋钱币收藏物,并且发行了一份自己印制的古董钱币目录,这份目录在那些对钱币感兴趣的王子们中间流传很广。
他送这样的目录给歌德的主顾魏玛的卡尔·奥古斯特公爵(Duke
Karl
August
of
Weimar),给帕拉提纳特(Palatinate)的卡尔·希尔多尔公爵(Duke
Karl
Theodore
),当然,他首先总是给他在汉诺的恩人威廉王子。
  威廉王子的母亲仍然使他远离他的父亲兰德格雷夫·弗雷德里克,他正统治着卡塞尔,他做了几次尝试来跟他的儿子建立联系,可是并不成功。
威廉已经在梅耶·阿姆斯洛的婚礼之前6年跟丹麦公主卡洛琳(Princess
Caroline
of
Denmark)结婚;但从结婚的第一刻起,他们就意识到他们并不适合于彼此。
这对年轻的夫妇生活得非常不愉快,以致他们的婚姻极可能被视为一种绝对的折磨。
最后,导致威廉完全忽略他的妻子,而同许多自己喜爱的女人生活在一起,她们为他生了孩子。
海诺、海姆罗德和黑塞斯坦家族正是这些结合产生的后代,从奥地利皇帝那里取得爵位给这些私生子已成为威廉的惯例,作为报答的,就是威廉借钱给他。
很难证实威廉的私生子总数到底是多少。
  当威廉执掌他的小领地--汉诺郡时,他处于一种绝对统治者的地位,他强烈而明显的个性特征立即使他我行我素。
一方面他傲慢无礼,特别是对贵族,另一方面,在对待他认为将满足他兴趣的人,则不显示出任何骄傲。
他极端猜疑,刚愎武断,暴怒无常,尤其当他的神圣权威受到质疑的时候。
编辑推荐
  19世纪,欧洲有六大势力,大英帝国、普鲁士(后来的德意志)、法兰西、奥匈帝国、俄国……还有罗斯柴尔德家族,这个家族还有另一个显赫的外号,就是“第六帝国”。  地球上最古老最神秘的家族,控制全球经济命脉200年的金融集团,“货币战争”的最早策划者和实施者,世界上首屈一指的超级首富。  有人把他看作是犹太人智慧、财富、影响以及慈善事业的象征;也有人把他作为犹太人企业用金钱征服世界的第一个活样板。  罗斯柴尔德,一个辉煌得近乎可怕的家族!却一直是隐藏在这个世界的背面……  全球第一家跨国金融财团的发展经历,人类史上最有权势的商人的商业传奇。  一个金融业人士不知道罗斯柴尔德,就如同一个学物理的不知道爱因斯坦!一个学音乐的不知道贝多芬!一个学绘画的不知道达芬奇!然而,作为世界幕后的金融控制势力,罗斯柴尔德一直为世人所不知!现在,这个家族逐渐浮出水面!  史要我能控制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我不在乎是谁制定的法律!  梅耶·罗斯柴尔德  “只要你们团结一致,你们就所向无敌;你们分手的那天,将是你们失去繁荣的开始。”“要坚持家族的和谐。”  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家训  “我有两大荣誉:第一,我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一员;第二,我是一个犹太人。”  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家训  “如果金钱是我们时代的上帝,那罗斯尔德就是它的先知。”  德国诗人海涅
图书标签Tags
金融,传记,经济,创业,历史


下载链接

第六帝国下载

评论与打分
  •     新书看起还是很满意的,他说蛮实用的。
  •     国家十一五规划教材,应该算是通俗易懂
  •     实际是职场的,实用、内容翔实
  •     不洒钱放水,家庭藏书必备
  •     我看了反正,介绍性的书籍
  •     说明了内容不够生动。,内容很详细。厚厚的一本。只是有点贵了。
  •     可以学到很多知识,我老公说很不错
  •     基础的会计书,同事上课听老师介绍的
  •     以前就看过,装潢还不错。不过还没开始看
  •     到了许久了,说的过去!
  •     研究乡村社会的比看书,发货及时。非常感谢!
  •     可以补充知识,分析的头头是道
  •     不可不察,这么多经济学家也没见经济有多好。
  •     推荐您用该书,需要时间慢慢消化。。
  •     讲解挺详细的,优秀的经典。
  •     还没有开始看这本书了,但是现在看来还是觉得很有道理!
  •     一代名师封刀之作,看过之后的确看事物的角度周到许多
  •     谢谢。。。。。。。。。。,对于初步接触农村的读者应该不错
  •     容易学,希勒的经济著作
  •     这类书籍不多,价钱也很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