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

同行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10
出版社: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作者:李姬镐
页数:381
书名:同行
封面图片
同行
前言
  真是走过了一段漫长的道路。  我出生在日本帝国主义侵夺韩国河山的时期,又在解放、分裂以及战争的漩涡中度过了自己的青春岁月。作为祖国的女儿,我在她受伤、呻吟的贫困时期降生,又得以怀揣梦想,温馨地度过了寒窗与留学时光。拥有富裕的家庭和学习的机会真是我的幸运。  1962年,我与丈夫金大中结婚,从此踏上漫长而艰难的旅程。丈夫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那些在监牢和软禁中度过的黑暗而凄凉的漫长岁月,以及在异国他乡的流亡生活都充满了辛酸和苦痛。丈夫被关在冰冷牢房里的时候,许多夜晚,我都是在独自祈祷,与泪水为伴。独裁是那样的残酷,政治道路的变化是那样的反复无常。  但是,在“维新”统治与第五共和国连续的痛苦深渊中,我也亲眼目睹了纯粹的美。为了实现民主主义的共同愿望,无数年轻人自愿走进苦难当中。无数人前赴后继地入狱、光荣牺牲。这让我清楚地看到:无论是怎样的镇压和考验,人类追求“义”的本性绝不会泯灭。就这样,无数国民的愿望没有落空,民主主义渐渐结出果实。  1997年冬天,丈夫当选为韩国总统。在接下来的五年里我成了青瓦台的女主人。2000年6月15日,我也亲临了半世纪以来南北首脑首次拥抱的激动现场和南北再次建立伙伴关系的过程。此后,丈夫对共存与和平的信念使他最终荣获了诺贝尔和平奖。丈夫和我把这看成是“我们一生当中享有的最高荣誉”。蓦然回首,我突然发现我的人生戏剧般地体验了极度苦痛与极度欢喜两个极端。丈夫从死囚到总统,我一直陪伴他度过了四十六年的岁月。  我一直是个充满了求学之志的女性,也是一个女权主义者,一直梦想建立一个男女具有同等人格、没有性别歧视的平等社会。我的梦似乎做得太早了,但如今社会的显著变化却的确令人感动。如同民主主义的发展一样,女性自身也正在不断进步和转变。作为这一发展的目击者,我感到非常幸福。  这本书记载了我一路走来,在每个转折点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生活回忆。这既是我个人的记录,也是铭刻在我们现代史中的曲折历程。提起拙笔,为的是能给后人留下当时的历史,哪怕仅仅是些片断。  在过去的四十年里,我得到过许多人的厚爱和鼓励,直到现在我还无一回报。我感到万般的感激与惭愧。  如今,我因上天赐予的和平和抚慰而感到自由与舒适。我也恳切祈祷着和平、自由与舒适能如甘露一般降临到所有国民的头上。只要生命不息,我的祈祷就永远不会改变。最近国内外正面临着再次的考验,祈望国民们可以用智慧战胜这一苦难!  “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  ——《阿莫斯书》五章二十四节  感谢所有为此书出版付出心血的人。成仁淑和柳时春两位女士为此书的资料收集和原稿整理付出了许多辛劳,在此特别对她们表示衷心感谢。  李姬镐
内容概要
自传《同行》描述了金大中夫人李姬镐女士坎坷不平的一生,她经历了无数次的考验和风风雨雨,仍然坚强尊严地活着。本书生动、客观地讲述了李姬镐女士的挑战与爱情,以及她充满牺牲的人生,如实记载了韩国现代女权运动领袖的理想与苦恼、在与政治家同行中感受到的伤痕与希望,以及她坚定不移的心路成长历程。
作者简介
李姬镐 
  1922年出生于韩国首尔,先后毕业于梨花女子高中、梨花女专和首尔大学师范学院。在美国田纳西州纳什维尔斯卡瑞大学取得硕士学位。曾获得美国东北大学、美国瓦希巴大学、美国德鲁大学以及日本青山大学等众多大学的名誉博士学位。
李姬镐女士积极投入了包括大韩女子青年团、女性问题研究会、基督教女青年会等团体活动,以及诸如家族法改定运动、反对政治家纳妾运动、婚姻申报等女性运动及社会运动。她致力子解决儿童、老人、残疾人等社会边缘人的人权问题。曾经荣获美国教会女性联合会“勇敢的女性奖”、美国斯卡瑞大学“塔奖”、美国南加州大学“国际社会福利奖”、首尔大学“骄傲的首尔大学人奖”、美国斯卡瑞.班尼特中心“实现和平与正义的卓越领导人奖”、美国范德堡大学“道德人权领导人奖”等。现为社团法人“爱心朋友”“金大中和平中心”顾问以及韩国外换银行“分享财团”理事。
著有:
  《从黑暗到光明》(1989)
  《我的爱,我的相国》(1992)
  《为了明天的祈祷》(1998)
书籍目录
前言 我的人生,我的祈祷第1章 1922~1962 动荡的土地,高涨的求学热忱 温馨而幸福的童年 梨花女子高中时期 梨花女子的危机与祖国解放 首尔大学与“勉学同志会” 战争与留学之路 魅力女性埃莉诺•罗斯福 投身“基督教女青年会”第2章 1962~1972 从相遇到结婚,波澜曲折的历程 书呆子,金大中 变成“妈妈”和“夫人” 韩曰邦交正常化 亲爱的父亲 第七届木浦议员选举是一场战争 四十来岁的总统候选人金大中 在“开票”中输掉的总统选举 第二次事件:交通事故 门牌上的“金大中一李姬镐”第3章 1972~1980 “维新”时期。被囚禁在黑暗之中 第二次军事政变 从“绑架”中死里逃生 义士:郑一亨和李兑荣 《3.1民主救国宣言》 “为死去的民主主义哭丧” 晋州监狱 釜马抗争 朴总统死于非命第4章 1980~1985 短暂的春天,漫长的冬季 被掠夺的“首尔之春” 弥天大谎:“金大中内乱阴谋” 南汉山城陆军监狱 “救救大中” 与全斗焕总统单独会面 落难家中的高考生 在监狱中看到《第三次浪潮》 从死刑犯成为流亡客 “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美好结局第5章 1985~1998 “六月民主抗争”带来的礼物 金大中“被软禁在家中” “八十年代的孩子们”和权仁淑第6章 1998~2008 入主青瓦台的五年年谱
章节摘录
  1922年9月21日,我在首尔寿松洞的外婆家出生。
那时祖国正在日本帝国主义的魔爪下呻吟。
虽然当时是绝对重男轻女的时代,但幸运的是我上面已有三个哥哥,所以我在家里还是很受宠爱的。
在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下,当时的祖国成了贫困潦倒的殖民地,而我的童年还算温馨和幸福。
  我的家在观水洞,外婆家在寿松洞。
父母双亲的祖祖辈辈都生活在首尔四大门之内。
父亲李龙基(籍贯全州)与母亲李顺伊(籍贯延安)于1913年在首尔清溪川边的水标教会举行了当时罕见的新式婚礼。
膝下有六子二女,我排行老四,是很受宠爱的长女。
  父亲一直因自己是完昌大君、(译者注:朝鲜王朝的建立者太祖李成桂的伯父)派系的后裔而感到骄傲。
父亲和母亲感情很好,他们俩会时常互相笑谈谁“更像是两班贵族”。
父亲同那个时代的男人一样,表面上总是对孩子漠不关心。
不过,在兄弟姐妹中,父亲特别疼爱我,他会把我放到柳条箱里,带到他工作的医院,说是要放到身边照看。
因为母亲奶水不够,我们兄妹从三哥开始,是一起喝着当时比较昂贵的奶粉长大的。
对于祖父母而言,他们喜欢孙子更胜于孙女,。
尤其是长孙,甚至到了一刻都不能放手的地步。
我这个在几个男孩之后难得的女孩也令他们感到欢喜。
因此,尽管我是女孩,家里人却对我格外疼惜,在我的名字中也加上了辈分字“镐”,起名“姬镐”。
  父亲是一名医生,毕业于松都高等普通学校和塞弗伦斯医学专科学校。
不知是不是这个原因,对于父亲来说,钱既不是石头,也不是黄金,而是一团细菌。
父亲的卫生观念很特别,例如他要用镊子去夹钱,水要煮开了才喝,并且要经常洗手等等。
父亲经常会问“洗手了吗?”年幼时期的我也时常会厌烦,即使没有洗手,也会回答“洗过了”。
童年时说过的唯一的谎话就与手有关。
  与严谨细致、为人耿直的父亲相比,母亲则厚道、勤劳、笃信宗教。
另外,在厨艺和针线活儿方面,不管是传统手艺还是新式技巧,母亲都样样精通。
同时,母亲还很热衷于对子女的教育。
  1929年我七岁那年,我们家搬到了无亲无故的忠清南道瑞山邑。
因为父亲在那里开了一家私人诊所——东亚诊所,在此之前父亲一直在一家综合医院工作。
当时我在瑞山公立普通学校上学,学校里男女生分开,一、二、三年级和四、五、六年级分别在两个教室里上课。
那时候,男生都穿着黑色棉衣和棉裤;而女生则都梳着辫子系着头绳。
紫红色或红色的头绳可能是唯一能够展现女生风姿的地方。
书包就是包袱皮。
把包袱皮打开,再把书放上卷好,然后绑到肩膀或腰上。
很多孩子会包来团好的锅巴充当午饭。
当时能用上铝制饭盒就算是一种奢侈。
将菜和饭一起装到饭盒里,到吃饭的时候,饭菜经常会混到一起。
在大米很珍贵的年代里,能吃上米饭真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从五年级第二学期开始,班里一年都没有班主任。
母亲知道这件事后让我重新上了六年级,并让新任的班主任日本籍女教师山口担任我的课外辅导老师。
在母亲的关心和鼓励下,当年的毕业生中只有我一人考入了位于首尔的梨花女子高中。
  在我的印象中,瑞山监理教会的秋收感恩节和圣诞节是温暖而富足的。
小教会的教徒们用亲手种植的谷物做成年糕来举行感谢礼拜。
圣诞节的时候,教徒们经常会忘记寒冷,一边唱着圣歌,一边在雪地里走上十几里路去“报佳音”(译者注:在圣诞夜,教会信徒会挨门挨户地在门口或窗下唱圣诞颂歌,叫做“报佳音”,意思是再现当年天使向伯利恒郊外的牧羊人报告耶稣降生的喜讯),一直到繁星密布的凌晨一两点钟。
邻居们也十分热情,看到这些信徒后,无论大人还是孩子都会被叫到家里,让他们坐在炕头上,再给他们盛上一碗热乎乎的冬至红豆粥。
在往返于教会的路上,有时还会碰到蛇。
 《圣经》里说蛇是恶魔,所以孩子们会用石头把蛇打死,但又怕它会报复,吓得哆哆嗦嗦地去确认它是否已经死掉了。
我的性格比较内向、腼腆,但是我站在众人面前的时候还是会很自然。
可能是因为在产生自我意识之前,我就早早地去了教会的缘故,那时经常要在人们面前唱歌、说唱童话和表演舞台剧。
当时就连考试的时候,我也会天天跑到教会去。
二哥偶尔会吓唬我说,“如果你再去教会,不好好学习,我就把你关到谷囤子里”。
  我没有与谁面红耳赤地吵过架,只是小时候总和妹妹英镐吵吵闹闹。
英镐是擅长整理家务的好管家,而我却经常会把屋子弄乱,到处摆放东西。
但我很像妈妈,喜欢与别人一起分享幸福与快乐。
那个时候,冬天里大多数孩子的手脚都会冻裂流血。
而我很喜欢把父亲诊所里做好的甘油当作礼物送给同学,那个年代连肥皂都很珍贵,但父亲却从来没有责怪过我。
  可以说,我是在当时相对富裕的家庭里安稳地度过了童年时光。
更重要的是,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年代,能够在公平对待男女的父母身边成长是我最大的幸运。
  ……
媒体关注与评论
  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什么都没有。但是我有一个远大的梦想,那就是在这片土地上,让真正的民主主义之花盛开,给国民播种梦想和希望。我需要你,希望你能来照顾我和我的儿子。我爱你。  ——金大中(韩国第十五任总统)
编辑推荐
  韩国第一夫人李姬镐首次讲述,陪伴丈夫从死刑犯到总统的46年记忆。  “这本书记载了我一路走来,在每个转折点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生活回忆。这既是我个人的记录,也是铭刻在我们现代史中的曲折历程。提起拙笔,为的是能给后人留下当时的历史,哪怕仅仅是些片段。”  “我感谢一直以来的生活,虽然这一路漫长而艰辛,但是我能和丈夫一起团结一心,相互信赖,相互依靠,一路坚定地走下来,这就是一件幸福的事。丈夫一生的愿望就是早日实现韩民族的和平,这也是我诚挚的愿望,我祈祷我们的愿望能够早日实现。希望占人口一半的女性能够拥有与男性同等的人格,并且能够尽情发挥能力,希望不再有性别歧视,但愿这一天早日到来。希望大韩民国成为一个温暖的社会。在这个社会里,强者会关心并温暖地拥抱弱者。”  《同行:苦难与荣耀的旋转舞台(金大中夫人李姬镐自传)》中配有大量珍贵图片,是了解和研究李姬镐女士、金大中先生以及当时那段岁月的第一手资料。
图书标签Tags
传记,金大中,信仰
下载链接

同行下载

评论与打分
  •     在今年去韩国首尔之前,我对首尔除了韩剧中的时尚场景和大批的韩流明星以外,真的是什么都不了解。但是随着准备旅行攻略,慢慢从首尔的历史景点着手,开始对韩国的历史文化也有了些许了解。行程中原本很想安排参观的青瓦台,因为预约上有人数的限制,只好作罢。但是即便是那个时候我对于韩国的政治格局还是一点也不了解的。纯粹是为了看一些不同的城市风景罢了。细数韩国政治圈的人物,大概只有几位总统能叫上名字,金大中,卢武铉,李明博,就这三位了。现在重新梳理,从这本传记开始,对于韩国的现代史有了直观的认识,尽管由于是个人传记,还不能排除其中观点的偏颇。但是足够让我以此为据来了解现在韩国政治圈的生态与各派系人马之间各种行动的线索和理由了。包括现在韩国首位女性总统候选人朴槿惠的生平。如今每天打开电视新闻,关注的都是日本与中,韩,俄的岛屿之争。这其中涉及的日韩的关系是非常微妙的,过去可能不能理解,现在从韩国近现代历史发展的角度,尤其是政治角度去分析,似乎也能理解韩国对于日本这种微妙态度的缘由了。所以有时看传记能了解更多历史书上无法细梳的细节,真的很有教育。
  •     通过这本书,大略知道了韩国政治的环境和当时的社会环境,在这状态下生活是需要多强的毅力,真心地佩服金大中和他的夫人!=
  •     我喜欢的改治家夫人
  •     挺激励我的一本书
  •     春节前收到,尽管是自己去取的,也很高兴。春节假期好好读。
  •     写的太不详细了,在就是这本书是从一个女性角度来写的,不喜欢
  •     本人看不下去,名字很有噱头
  •     买过这系列的书几本了,经典名人传记
  •     对清朝的几位感兴趣的皇帝之一,看林徽因的传记是因为她传奇的人生
  •     结果是央视的语录集...只有后面少数的是他的话..悲剧...35大洋...还是有点心疼的,书才看一半就感觉很棒
  •     每一节都有启示,比如西施那里
  •     很超值,里面有好多图片
  •     同时也是文艺复兴史、意大利史、欧洲史、科学史。,让我在生活中遇到困难时就拿出来读读。
  •     《富兰克林自传》也是买给上高中的儿子看的,帮公司订购的书籍
  •     内容都不错。,里面摘录的原文很多
  •     估计离我们的年代有点久远,普鲁士的历史文化背景确实不熟。
  •     以及活下去的信念。,这位先生懂得珍惜
  •     很难找到黄光裕发家时候的书了,因星爷而喜欢
  •     掀开第一页我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了。,拜读之。
  •     阐述了关于嵇康的一声,又具日本小说的细腻平静。真心推荐。
  •     作者充分体现了这些优点,感觉很超值。
  •     也会觉得自己很幸福,杨广的历史值得好好品读
  •     向成功人士学习,有几页折角了
  •     虽还是有不足之处,弗洛伊德的小女儿一生未嫁
  •     它比《做最好的自己》更实在!,杂文当读周树人
  •     很多珍贵的相片让我们了解一不一样的历史,可以读一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