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士元/中国文博名家画传

单士元/中国文博名家画传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10
出版社:文物出版社
作者:单嘉筠
页数:212
书名:单士元/中国文博名家画传
封面图片
单士元/中国文博名家画传
前言
  1998年5月25日,故宫博物院里的一位91岁高龄的老人因病而终。老人的人生之旅在历史长河中可谓一瞬。说到这位老人的一生,可以说没有什么惊奇壮观的经历。然而就是这位老人,生前却与故宫红墙黄瓦出入相伴长达73年之久。故宫像他心中永远的恋人,可为其奉献一生,而无怨无悔。  1985年10月10日是故宫博物院六十年建院纪念日。这是自1925年10月10日建院后,于解放后首次举行的隆重纪念。60年院庆,对每一位故宫职员来讲是喜悦盛事,对这位唯一的长者来讲,则是双喜临门。因为他的工龄与院龄相同,欣慰之中即写下《甲子抒情》:“乙丑入紫禁,今又乙丑年,弹指六十载,仿佛一瞬间。桑榆已晚景,伏枥心不甘。奋蹄奔千里,直至到黄泉。”附言:“1924年11月5日清逊帝被逐出宫,成立清室善后委员会,余为善委会工作者之一。余时初进紫禁城实为1924年12月底,应为甲子之末,由于博物院成立于1925年,逐以乙丑纪之。”为此,与会祝贺的中央有关负责人特向这位老人颁发唯一的一张工作六十年的荣誉证书。  1995年10月10日,老人又迎来建院七十年纪念日。在庆贺他在故宫博物院辛勤奉献七十年纪念会上,领导向老人赠送楠木烫金字“鸿才硕彦”匾一方。70年院庆过去了,老人已是88岁高龄了。深秋一日,一位英国籍的博物馆学者来到故宫参观访问,与老者座谈。回国后在英某刊物上发表访华参观故宫的感受。文中表示出两个不可思议:一是对故宫古建群体的宏伟壮丽,以及所藏文物珍宝之精美、数量之多表示不可思议;二是对会见的故宫老人七十年工作经历,以及对其博学贯通的学识和深厚的文化底蕴表示不可思议。  1997年7月1日,我国香港在经历了百年沧桑之后,回到祖国的怀抱,这天我国政府开始对香港行使主权,这是中华民族永载史册的盛事。7月1日中英香港政权交接仪式在港隆重举行。7月5日北京文博界在中山公园社稷坛举行“庆回归香港热士收藏仪式”。这个活动的主要内容就是把已焙干处理好的少量香港沃土隆重地撒播在五色土上。意欲以此告诸世人,香港之土已融于祖国大地。中华民族已经富足昌盛,终于得以收复失地,在这非同一般的失土回归的仪式上,这位老人与著名学者侯仁之、张开济被邀请共同代表祖国人民,荣幸地将香港土撒在社稷坛上。这位老人便是本书的主角——单士元。
内容概要
  从他的兴趣爱好与传奇经历中,人们可以看到公元20世纪海内外风土人情和沧桑变化;从他的一串串丰硕的学术成果里,人们可以触摸到公元20世纪中国古代建筑保护与维修事业从无到有、曲折欺负的发展脉搏……  他就是《单士元》的主角——单士元!  《单士元》记录了其故宫供职以前、故宫建院与供职、文献馆与营造学社等风雨故宫七十年间的故事!
书籍目录
前言一
故宫供职以前(一)世居京城之家(二)穿越百年的往事二
故宫建院与供职(一)故宫建院中的小字辈(二)供职院中文献部三
文献馆与营造学社(一)故纸堆中寻史迹(二)古建解码首研人四
动荡年代(一)沦陷八年保故宫(二)内战三年见曙光五
古建事业新起点(一)光荣入党承重任(二)古建研究又一春六
十年劫后艳阳天(一)不度虚日再出山(二)文保足迹遍山川七
风雨故宫七十年(一)辛勤奉献老弥坚(二)国宝卫士誉桂冠附录生平简表
章节摘录
  12月25日至27日单士元又接受邀请马不停蹄地到辽宁省丹东市,参加明长城东端起点的论证会,已过80岁的他亲自到虎山明长城遗址,进行实地考察分析并研究遗址中的出土文物。
经过考察综合研究,与会者一致认为明代万里长城东端起点,在辽宁省丹东市宽甸满族自治县虎山乡鸭绿江畔的虎山地段,东经124°30’,北纬40°13’。
对于明长城东端起点的具体地段位置走向的认定,是我国长城考古的一项重大发现。
这一发现廓清了曾流传于国内外,明长城东起山海关的提法,恢复了历史真实情况,有很高的学术价值。
  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是1990年创办的,它由各界知识名人社会贤达组成,目的是发展海外国际友人及港澳台胞的联谊与交流。
单士元被选为理事参与多种海外交流联谊事务。
任这一年里,他又在北京参加了一个重要活动。
在北京右安门外凉水河北侧施工时,工人发现一座水关遗址。
时有关部门立即请单士元与历史地理学家侯仁之等前去勘查,单士元从古代建筑学方面加以研究,侯老是在历史地理学方面推断,一致认为是金代中都水关遗址。
之后,单与侯联合向市政府及媒体介绍情况。
单士元说,金中都水关遗址的建筑特色可以得见,南北长17米,东西宽16米,水关入水口呈八字形,还以石板做底,用铁活固定。
有的地方还用铁水灌注,加强了石板的稳定性。
在石板两侧还有密集的柏木桩起着护理作用。
水关钉将石板固定在下面的横木上。
单士元认为,这种建筑工艺技术是非常科学的。
侯老从历史地理学角度说出自己看法,他认为金中都城内水系的确定对研究金中都和北京的原始城址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单士元在故宫主持院内古建修缮工作是在六七十年代到1985年建院60年之时。
那时他以主管副院长身份经常下工地指导或检查。
1985年院庆后改行政职务为顾问,实际上没有什么更具体事务负责了。
但单士元依然坚持多年来的习惯,几乎每日来院,到开放路线走一走,看看施工现场,这样既能见到老工匠与他们聊聊,而且还能锻炼身体。
久而久之他有两个“美名”逐渐在院中传来。
其一是“拌芝麻酱的老头儿”,二是“拾破烂的老先生”。
原来前者是单士元一次在院内施工现场,看到刚进院中的工程队青年工人,在搅拌水泥和白灰沙子等施工料时开足水管后,到一边扎堆玩笑去了。
单士元看了一会儿便走到青工面前笑着说“搅拌施工用料时不可粗心大意啊!比如在家里吃芝麻酱面,在调拌酱时一定先少倒些水,慢慢调出香味来,此时芝麻酱也均匀了。
施工用料不比吃面条啊!否则会造成施工工程发生大的事故。
”这时个别工人不解地反问,你是退休的老头儿,瞎管什么?后来工人们慢慢地才知道,这位老者就是已在故宫工作60多年的单老,逐渐地与他熟起来。
不但以后改变在工作中不良操作,其中好学者还经常到单士元办公室或家里请教学习。
但是戏言“拌芝麻酱的老头儿”美名却叫开了。
  九九单士元拾捡的有古钱币图案的清代冬季取暖的火道墙砖  一○○单士元拾捡的万福万寿窗格  “拾破烂的老先生”也是讲当年单士元的实事。
在他刚进故宫工作之际,他的师长沈兼士、陈垣等曾告诉他说,故宫处处有历史、件件是文物。
单士元在故宫供职60余年之际师长已归道山,他本人亦垂垂暮年,但师长教导可谓受用终身。
因此,单士元每年在院中巡视之际,不沾紫禁城边的东西,他不拾,只要沾上边的,不管是残砖断瓦,旧门钉锈铺首,或是半扇旧柜门及一件木雕花,也不管是扫进垃圾堆的,还是拆房下来的,单老都当宝贝似的,拿放到办公室。
积攒多了,就交到古建部资料室去,还叮嘱有关人员说,都有用,一定当文物留着,别当破烂。
其中有一件方砖,是在故宫修厕所时,从地下挖出来的,形式类似金砖而质地糙些,正中印有“细泥足尺七”五个大字(图九九)。
单老请人搬回办公室,马上研究它是何时何处烧造,砖质如何等等。
又如一扇两尺见疗的嵌花旧窗格,是明代遗物(图一○○)。
蝙蝠及圆形寿字组成的图案,叫万福万寿窗格,又是施工队当年修缮紫禁城内马神庙时拆的。
已由他人堆在锅炉房内,准备当柴火烧的,此时他老又得见了,马上捡回来,仔细看它的木质,图案等方面带来的文物信息和文化传统的印迹。
后来,院内西办公区翻修后,院长处科室等都有小牌悬挂一目了然。
但单老的顾问办公室无任何标牌。
有人建议他老将万福万寿窗格放在进门的窗子上,后来却成了同仁好友来访的标志牌,一直到病故。
还有一次,在一个大风天,单老刚走出办公室没几步,见一张尺余见方大小的纸随风飘舞,最后巧落到他老眼前落地。
他忙拾起来一看是高丽纸,似细绢般的薄,且有很强的韧性。
拿回办公室展形清洗后,在旁注诗:“紫禁遗物留旧纸,有司不识视等闲。
弃之不惜若扫叶,拾得片断记因缘。
”附言,是封建王朝时高丽国王贡纸,拆房时应收拾好,以便加以研究。
后来有人问起单老拾破烂事为何?单老笑着说,故宫作为原明清皇宫,它一砖一瓦都要用历史的眼光来认识与研究。
拾倒是常拾的,但未必是破烂啊。
编辑推荐
  《单士元》由文物出版社出版。1998年5月25日,故宫博物院里的一位91岁高龄的老人因病而终。老人的人生之旅在历史长河中可谓一瞬。说到这位老人的一生,可以说没有什么惊奇壮观的经历。然而就是这位老人,生前却与故宫红墙黄瓦出入相伴长达73年之久。故宫像他心中永远的恋人,可为其奉献一生,而无怨无悔。
下载链接

单士元/中国文博名家画传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