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人生许麟庐

写意人生许麟庐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9
出版社:许麟庐 荣宝斋出版社 (2010-09出版)
作者:许麟庐
页数:168
书名:写意人生许麟庐
封面图片
写意人生许麟庐
前言
许麟庐先生与我父亲同住在一个村——山东蓬莱大皂许家村。许老比我父亲大一岁,所以他见到我时常说:“我才是你真正的大爷呢!”1980年我在颐和园藻鉴堂进行创作,那时许老精神焕发,改革开放的春风使他进入到创作的黄金期。我特别喜欢去许老的画室,看他画画是一种享受。墨笔酣畅淋漓,大气磅礴,毫无做作之气。老人家经常语出惊人,乐得我们合不拢嘴。师母时常在一旁提醒道:“正经一点。”那时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一定要在传统上下功夫,学古人不丢脸!”我当时还不理解许老话中的真正涵义,但在后来的创作实践中,我逐渐领会到这句话的真谛,它让我受益终身。许麟庐先生虽然毕业于商学院,却对经商毫无兴趣,反而对绘画痴迷不已。他一生得名师、广交游。1939年,许先生在天津结识了溥心畲,并与这位当时首屈一指的画界泰斗结为忘年交,得到他在绘画、书法理念和技艺等方面的指点。初中时候,许麟庐常常到东马路的画店去看画。有次,他惊讶于一幅非常夸张的画,上面画了一只身形比真喜鹊还大的喜鹊趴在西瓜上。这幅画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久久不曾忘却。29岁时,许先生有感于李苦禅作品中撼人的气派,于是到北京拜访他。因志趣相投,二人很快成为朋友。随后许老又从李苦禅处得知那幅《喜鹊图》正是齐白石所画,于是产生了拜师的念头。满心欢喜去拜师的许麟庐却吃了齐白石一剂“闭门羹”,白石老人的门上贴着一张字条:“心病发作,停止见客。”后来在李苦禅的热心推荐以及许先生的诚心求艺下,齐老终于同意将其收为关门弟子。许先生本名“德麟”,后由白石老人改为“麟庐”。在跟随齐白石的十余载岁月里,他耳濡目染,得益匪浅。齐老常对弟子说:“学我者生,似我者死。”这让许麟庐先生明白了要向老师学习的是对事物本质的独到认识和灵活的表达方式,要善于开掘个人的生活经验,把深层的心理体验和艺术创作融为一体。于是他“寻门而人,破门而出”,借鉴明清名家的长处集于一身,脱离了模仿的桎梏,成就了自己的风格。许先生一生淡泊名利,重侠义,好交友,在书画界有口皆碑。新中国成立后,他在徐悲鸿、齐白石的支持下,变卖了父亲留给自己的面粉厂,在西观音寺开了一家“和平画店”,将自己倾囊收藏的名作展示出来。不足四十平米的画店,却成为京城名家荟萃的场所,吸引了当时北京的各界名流。不仅书画界的人士,连戏剧界人士、作家、学者,甚至政府要员都是这里的常客。在艺术创作上,许先生牢记白石老人的教导,继承传统,博采众长,同时他还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不断创新。他精研八大、石涛、扬州八怪、吴昌硕诸家的笔墨技法,又极富创造性地将我国的民间艺术和京剧艺术融人到自己的绘画风格中。许先生用传统文化滋养自己,最终成为一名卓有成就的大家。这是中国民族文化的规律,也是后辈沿袭中华文明的根本。现在艺术界提倡创新,提倡自我风貌,但我们不该忘记传统文化的滋养,否则就会成为无本之木。
内容概要
  许麟庐先生虽然毕业于商学院,却对经商毫无兴趣,反而对绘画痴迷不已。他一生得名师、广交游。1939年,许先生在天津结识了溥心畲,并与这位当时首屈一指的画界泰斗结为忘年交,得到他在绘画、书法理念和技艺等方面的指点。
书籍目录
竹箫斋所藏竹箫郭沫若所题匾额黄苗子题词许麟庐像许麟庐素描像冯其庸题诗序一序二樱桃枇杷沐浴枇杷八哥多福多寿福禄寿喜金玉满堂枇杷翠鸟兰石图石榴芙蓉双蝶荷花鸳鸯老玉米荔枝蛐蛐双喜图枇杷八哥高瞻远瞩芙蓉飞蝶扁豆蛐蛐福禄鸳鸯大喜图芙蓉盛开官上加官鸟语花香和为贵海棠双鸽荷花蜻蜒力争上游荷花盛开红牡丹千秋万代愈老愈红秋声秋色秋声荔枝八哥大喜大利荔枝枇杷五月鲜荔枝双鸟墨荷墨牡丹(其一)墨牡丹(其二)牡丹双鸡白云深处鸟语花香葡萄八哥芙蓉秋菊图山水山水册页雨后彩虹石榴翠乌事事如意藤萝翠鸟藤萝双寿枇杷晚翠樱桃红了紫英翠袖舞东风佛手翠鸟吉利图双寿是事大喜鸡冠花书法对联(其一)书法对联(其二)书法对联(其三)书法对联(其四)许麟庐访谈录评论家眼中的许麟庐许麟庐年表许麟庐翁“九○后”画集出版后记
章节摘录
插图:
后记
老子说:“能婴儿乎?”仅纵观艺坛书画之事,能如是者鲜矣哉!人之初也,蹒跚试步咿呀学语之际,或堆沙成物,或握笔作画,皆天真烂漫,天趣盎然,其乐无穷,是乃天地赐人之童贞焉!及长也,失之者众而存之者寥寥矣。然于书画之事而论,天然童贞之美殊为难得,尤于写意而论,画史可鉴者诚乃屈指可数也。童贞之美何以可贵?盖缘其真诚、自然、朴素、无为而自为、无求而自得也。中华儒典云“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老子》云“道法自然”。庄子云“朴,天下莫能与之争美”。又云“既雕既琢,复归于璞,善夫!”此道归于写意书画,其始也,刻意求法,意在笔先,惨淡经营,久久为功。继而淡意忘法,心随笔运,挥毫成趣,怡然自得,快哉舒怀;石涛和尚或谓之“至人无法……无法而法乃为至法”。其实,石涛之悟尚止于“无法”矣!而若臻上上乘,则如释迦佛祖之禅偈所云:“法本法无法,无法法亦法,今付无法时,法法何曾法?”倘悟此道而形诸书画,当人菩提达摩所云“乘法行”之崇高境界。然而,汲汲于爵禄,练达于权贵者,则与以上所言尽绝缘矣!此并非虚妄之言,乃青史与现实足资龟鉴者也。曩大唐写意大师张躁作画,诗人符载记之云:“观夫张公之艺,非画也,真道也!当其有事,已知遗去技巧,意冥玄化,物在灵府,不在耳目。故得于心,应于手,孤姿绝状,触毫而出,气交冲漠,与神为徒!”(《唐文萃·观张员外画松石序》)如此大写意之描述,何其妙哉!又何其壮哉!文思笔行至此,是因心中有一人焉,斯何许人耶!我师叔许翁麟庐先生也。许老乃先父李公苦禅之故友至交,皆大宗师齐白石之同门法嗣也。昔日倾肺腑之言于许公开创之“和平画店”,得画圣真传于齐翁授业之“白石画屋”。恩师有召则即刻前往,竭诚无间。品鉴书画则洞察毫厘,真伪立辨。而许公平生最为快意者唯大写意书画也。当其作画乃似大唐张躁之神态:偌大宣纸,放笔直取,旁若无人,笔飞墨喷之间,神妙立现。数十载间,许麟庐先生虽频历风波而笔墨酒杯绝不离身,必形影相随也。许老平生颇好交往,其为人也,不论高下长少,皆以诚相待,豪爽磊落,绝无半点雕矫计谋之习气。至酒酣谈兴之际,梅兰竹菊顿然生于笔端,“西皮”“二簧”悠然绕梁于席上,竞不知岁月被难而如同《乐记》所云:“咏歌之不足,故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中华书画,皆人品心境之表现也。故书如其人焉,许老疾笔行草,颇有太白《上阳台帖》之风姿。画亦如其人焉,凡花、鸟、虫、鱼、民间彩塑等等,触笔而出,皆寓活泼天真之趣,绝无半点曲意造作之痕,故雅俗共赏,众见之则喜也。时不我待,匆匆若白驹过隙。眼前许翁已寿登“九五之尊”而依然留恋丹青,勤于笔墨,虽丈余巨幅,仍挥毫如故,无拘无束,无意无法,浑然天成;有情有趣,有韵有味,童贞自然也。汇之展览,集之出版,足令方今人士耳目一新,亦可知“现代时髦”走马迭出之画坛,尚有万世一系之真正写意书画;“前卫领军”声光频现之艺苑,总有“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司马迁语)之默默耕耘者在矣。丹青之史川流不息,不舍昼夜。《易经》昭示世人云“谦谦君子,用涉大川,吉”,今特以此经义敬赠许麟庐师叔,祝贺可钦可敬的许翁:“九○后”画集耀然面世!
编辑推荐
《写意人生许麟庐》是由荣宝斋出版社出版的。
下载链接

写意人生许麟庐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