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勇上将

杨勇上将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5-5
出版社:解放军文艺出版社
作者:舒云
页数:436
书名:杨勇上将
封面图片
杨勇上将

内容概要
  本书以翔实的史料、纪实的手法描写了杨勇士将驰骋沙场、九死一生的人生经历及铁骨铮铮、英雄柔肠的人格魅力。作者在查证了大量历史资料和采访了杨勇将军的家人、身边工作人员及多位老同志的基础上,写出了这本传记文学,并披露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历史真相,是近年来不可多得的一本传记精品。
书籍目录
第一章
金城反击战第二章
撤出朝鲜第三章
敌机飞临首都第四章
北京军区第五章
大比武第六章
文家市第七章
流泪忆长征第八章
抗日战场第九章
解放战争第十章
贵州省主席第十一章
军事学院第十二章
横遭劫难第十三章
客居青岛第十四章
沈阳军区第十五章
新疆军区第十六章
度假南方第十七章
总参谋部第十八章
五湖四海第十九章
国门内外第二十章
笑对死神后记

图书标签Tags
历史


下载链接

杨勇上将下载

评论与打分
  •     爸爸期待已久的书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     好书。但难免传统的刻板。
  •       杨勇上将最后的日子
      
      前几天,看到了舒云写的《杨勇上将》(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5年5月),出乎意料的好。尤其是最后一章“笑对死神”,对一位开国上将最后的日子描写得深刻感人,很像一出话剧脚本。读完之后,实在忍不住,搞了一些摘抄(不完全是照搬照抄,摘抄的过程我调整了若干词句)也许这些文字能够启发一些有心人士,在未来给大家带来一部精彩的话剧。
      我要格外说明,总体而言,《杨勇上将》沿用了我们多年一贯的军旅题材主旋律报告文学的写作方法,这种写作方法常常令年轻人望而却步,难生亲切,因为我说,它的好“出乎意料”,因此我也希望,这份“出乎意料”的好,能够得到更多人欣赏、品鉴。
      
      第一幕 我还有30天交代工作
      
      1982年9月13日,参加十二大的全体代表合影留念。规定年龄在70岁以上的代表和候补代表有座位,70岁以下的代表不管职务多高一律在座椅前的地毯上或站或坐。和其他解放军代表一起,杨勇在地毯上盘腿而坐。这时候,他还不满70岁。仅仅过去4个月,1983年1月6日1时55分,杨勇上将在北京301医院病逝,仍然未满70岁。
      在301医院的遗体告别室,原定接待6000人,结果来了1万多人,人流从上午一直延续到下午两点。
      正式的追悼会,在人民大会堂举办。这是迄今最后一次在人民大会堂为一位共和国的军人举行追悼会。杨勇的堂弟、党中央总书记胡耀邦主持,军委副主席杨尚昆致悼词。
      
      女儿京京说,爸爸是个快节奏的人,连死都是快节奏。
      死前,杨勇平静地对家人说,医生说我还能活30-60天,就取个中间数,45天,除去最后10天可能不清醒,再用五天处理私事,我还有30天可以交代工作。
      
      第二幕 我很好,感觉非常好
      
      宋任穷、军委秘书长耿飚、总政副主任甘渭汉去探视,杨勇都和他们谈工作。每次谈工作,杨勇都示意家人离开,然后请人把门关严。这是他的老习惯。一谈起工作,杨勇就忘了自己是垂危的病人,平平常常,一谈就是两三个小时。林彬(杨勇之妻)和孩子们在门外急得直跺脚,却毫无办法。
      与宋任穷谈完。宋任穷一出病房,泪水模糊了双眼。
      每天被杨勇约来病房谈工作的各部门负责同志前脚走,后脚来,几乎没有空下来的时间。
      刚刚结束的十二大一届会议上,杨勇当选为中央书记处书记,分管军队工作。他交代工作,是站在军委的角度交代军队全面的工作。
      一天谈完,杨勇还是以往的习惯,要在走廊散一会步。尽管病已经重得不能再重了,他还是保持着一贯的军人姿态,甚至企图大步流星,拐杖常常不知不觉脱离了地面。
      夫人林彬提醒他慢一点。
      杨勇停下来,内疚地冲林彬笑笑。
      住院头半个月,杨勇还能下地走一走,吃点东西。很快,他的病体就承受不住连续工作的辛劳,身体一天比一天衰弱,后来什么也吃不进去了。
      每天上午医生查房,杨勇都说:我很好,感觉非常好,没有什么不舒服。
      虽然患的是晚期肝癌,杨勇提出来,不做化疗,不做放疗,不做手术,听其自然。他说,那些都是同归于尽的办法,什么用也没有,白白耗费公家的医疗费。
      晚期肝癌在所有癌症中是发展最快的,也是最痛的。但杨勇在家人和来探望的同志们面前却平静又平静。他不愿意让别人看出他的痛苦。
      在最后的那些天,杨勇的手上鼻子上身上到处插着管子,身边的人都替他感到不舒服,可是浑身冒虚汗的杨勇硬是不哼一声,直到死,也没有哼哼。
      在生命垂危时,杨勇有条不紊地按计划料理完手头的工作。他和死神争分夺秒,没有一丝慌乱和不安。他一生百战百胜,这是他最后一个胜仗。
      
      第三幕 右边肺上有阴影
      
      那天,杨勇过去的警卫员孙启增来看望杨勇。
      杨勇说,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不知道。
      今天是你的生日。
      唉呀,我自己都忘了。
      晚上咱们吃面条。
      
      吃饭时,小孙感到杨勇呼吸特别粗。就对林彬说,老头出气粗。
      林彬很有同感,小孙,你就是细。
      
      去医院一查,肺部有阴影,很快就做了手术,是癌。
      手术后,杨勇高烧一个星期,查不出任何原因,怀疑是癌症转移产生的高热。
      果然,一年后,整个肝脏充满了癌症。
      
      管保健的王主任做检查,一摸,吓了一跳。
      肝怎么掉下来了?
      正常情况下,脐下应该摸不到肝,而现在摸到了好大一块。王主任再一摸,不对,要去医院会疹。
      一检查,是癌症中最凶恶的低分化细胞癌,不能手术。
      这之后,杨勇活了56天。
      杨勇回顾了自己的一生。他不止一次地说,我活到现在不容易。红军时我们那个小连在40多人,到全国解放只有4个人活着,不到十分之一,其他人都牺牲了。
      红军时期杨勇担任红十团政委,一年换了十任团长,不是调动频繁,而是大多牺牲在战场上。他常对人说他命大,说他已经是死过好几回的人了,子弹打不死,病也病不倒。
      ——敌人悬赏大洋捉拿杨勇,已经把他围起来了,阴差阳错,他走了。
      ——红军打长沙,杨勇是连政委,在敌人碉堡下,一颗手榴弹砸在他背上,偏偏手榴弹没响,把他背上砸了个大包。
      ——还是打长沙,杨勇带人炸城墙,因为离城墙太近,炸飞的石块把大多数突击队员都砸死了,杨勇趴在树下,一颗大石头砸下来,卡在树杈上,救了他一命。
      ——长征中,他得了伤寒,给他看病的医生被传染死了,他却出人意料地活了过来。
      ——一渡赤水,土城一战,一发子弹穿透杨勇腮部,打掉五六颗牙,使他后半生只能用一半真牙一半假牙吃饭,而且常常使人听不懂他说的话。杨勇说,不仅没死,还给我留了一个“酒窝”。
      ——还有一次,一颗子弹在他的脑顶犁了一道沟,要是再低一点,恐怕就……
      死神,对他来说,是常来常往的老朋友了。
      
      第四幕 最后一次回家
      
      杨勇终于把工作交代完,来回想了几遍,再也没有什么了,他向医生请假,回趟家。
      回家也没什么具体事,而且出一趟不近的门,对他日渐虚弱的身体也没好处,家人都劝他不要回去了。
      他固执,一定要回去。
      对他来说,回家还有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最后看看他的宝贝菜地。
      保健护士张颖说,杨司令员出差在外,打电话第一句话问的是医地,回来第一件事,也是看菜地。甚至不进屋,直到把菜地里的活忙完。
      
      到家里,杨勇围着光秃秃的菜地转了很久,舍不得离开。
      也怪,杨勇住院后,菜就像蔫了似的,再怎么浇水也打不起精神。
      门口有两棵大树,一棵槐树 ,一棵杨树,都落尽了叶子。杨勇轻轻地抚摸着院子里刚栽不久的八棵马尾松,点点头。
      
      杨勇走进屋,来到小孙女羔羔的床边。足足看了半个多小时,几次想走,又舍不得,逗着跟他说话。两个半月的羔羔,睁开亮晶晶的眼睛,冲爷爷甜甜一笑。
      杨勇原本有一个女儿,刚生下来就死了,这使杨勇很伤心。老四京京是女儿,出生时,杨勇在朝鲜,听说是女儿,乐得合不拢嘴。羔羔出生时,杨勇还没住院,他疼爱地把小孙女抱起来,放在办公桌上。
      而现在,他已经虚弱得抱不动孙女了。
      南南(孙子)小时尿过我一身,羔羔还没尿过呢。
      这是杨勇对死神唯一的遗憾。
      
      炊事员煮好了他最爱吃的苞米粟子粥,含着泪端上来。杨似乎意识到这是在家中吃的最后一顿饭了,不像以前那样三下五除二,而是细嚼慢咽,似乎想把这一段时光留住。
      夕阳西下,该回医院了,杨勇对欢送的警卫战士说,同志们辛苦了,谢谢你们。
      警卫战士哗啦一下围下来,眼泪哗哗流淌……
      
      第五幕 不写回忆录
      
      有一天,孙启增到医院,看杨勇不下床,就问为什么?
      杨:下不了床了,脚特别肿,鞋也穿不上了。
      孙:那把鞋剪开吧。
      
      到年底,杨勇开始便血,一天拉血一二十次。人拉脱了形,嘴里长满了水泡。
      小孙对林彬说,让他讲讲自己的东西吧。
      大家都说,讲讲吧。
      杨:不,没有什么好讲的。
      
      杨的老部下魏鸣森到医院,对林彬说,是不是有些事让他说说,他的病也不一定会好,留点东西吧。
      林:他什么都不说。
      魏直接对杨说。
      杨摇摇头。
      杨勇生前没有用个人名义发表一篇介绍自己的文章。
      
      1976年,法国三军参谋长在一次宴请时对杨说,你是有名的战将,我们期望早日看到您的回忆录。
      杨:我没准备写回忆录。
      为什么?您不写回忆录。
      杨:是的,我不准备写。
      
      朝鲜金城战役胜利后,秘书王韶华说,人家都写文章,你是不是也写?
      杨:谁愿意怎么写就怎么写,我不写,死了以后盖棺论定。
      
      第六幕 你快来吧,再不来看不上了
      
      死神一天天逼近。
      医院要给杨勇增加营养,提出给他买燕窝。那时燕窝一万元一斤。杨说什么也不让:吃它干什么?吃它能治病?
      主管医生眼泪都流出来了:都什么时候了,还舍不得吃。
      
      张震来看望。
      杨:我很疼,不如早死好,70岁已经够本了。
      
      那时,刚有安乐死的说法,杨勇和家人:人反正也无可挽回了,就不要再浪费药了,打一针安乐死……
      大家不让他再说下去。
      
      12月26日,老警卫干事张金方得知杨勇病危,和爱人从天津赶到了北京。
      杨躺在病床上:部队工作这么忙,你怎么来了?
      张:再忙也要来看你。
      杨:你来了,团里工作有人管吗?
      张:你放心,团里我已经安排好了。我来护理你,等你好转了我再回去。
      
      胡耀邦、杨得志、万里、余秋里等陆续探望。
      
      林彬:你快来吧,再不来看不上了。
      杨得志总参谋长匆匆从京西宾馆赶来。
      杨勇拉着杨得志的手:老杨哥,我的病情我知道,你工作多,不要为我分散精力。告诉医生不要用药了,不起作用,那是浪费,不要浪费国家和人民的钱了。
      
      1936年,杨得志第一次见到杨勇。当时,毛泽东率领红军东征回来,在陕北召开团以上干部会,大家会餐。杨勇坐在离杨得志不远的一张桌上,敬酒时,杨勇知道杨得志比他大两岁,脱口就叫老杨哥,这个称呼一叫就是几十年。
      想到老杨哥还身体健康,老杨弟却要告别了,杨得志泪流满面。
      
      胡耀邦来到病房前,想推门又把手缩回来,详细问清了杨勇的病情,痛苦地在走廊上来回走,他极力想使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推开门,胡耀邦站在门口停了一下,然后一路小跑,三步两步扑进病房。
      杨勇一脸平静,没有痛苦表情。
      胡耀邦强装平静却满脸悲痛。
      杨:耀邦……,你瘦了,你这样搞可不行,搞不了多久你要垮的。
      张金方担任杨勇警卫干事时,学过保健按摩。这时,杨勇必须依靠张金方在他呼吸时帮他轻轻按摩,否则,根本无法说话。
      告别时,胡:安心养病,过完节我还要来看你……
      杨:你不要来了,你的担子重,不要再为你浪费时间。
      已经不能起床的杨勇托儿所着自己从床上欠起身,目送胡耀邦离开。
      
      第二天,病情加重,早上喝了点桔子汁,没一会又全吐出来。
      
      第七幕 我没什么……想睡觉
      
      在301医院,中医曾问杨勇的性格,发不发火。
      孩子们说:父亲几乎不发火,平时也不多说话。
      杨勇蜡黄的脸,他老是说,我没什么……就是疲劳……想睡觉……
      
      去世前十几天,杨勇突然想吃蛋花汤。这时,杨勇整个口腔全烂了,中药都喝不下,谁劝也不喝,除非林彬出马,才万分艰难地喝下去。他是为了安慰林彬才勉强喝中药的。
      他要吃蛋花汤,让大家一阵惊喜。
      
      杨勇在床上口述做法,炊事员小朱、夫人和女儿轮番做了一遍。
      杨:味道不对。
      又做一遍。
      杨:味道不对。
      
      没办法,杨勇撑起身体,自己做起来。
      大家一尝,果然味道鲜美。
      这是他生前最后一次下厨。
      
      住进医院46天时,杨勇把儿子冀平叫到跟前,叫他帮忙刮刮胡子……
      
      该干的事干完了,每天晚上,杨勇都要断断续续回忆往事。他把自己的一生角角落落想了个遍,问心无愧,没有什么好想的了,就一条一条数着自己养过的大狗小狗。
      最好的一条是抗战时缴获日军的大狼狗,聪明极了,特别善解人意,但也看出它有些心不在蔫。后来又一次战斗,大狼狗听到日本话,终于逃回去。
      朝鲜停战后保卫干部秦和昌从朝鲜老乡那里抱了两条狗,一条黑,一条黄。到了晚上,黑的自然而然守在杨勇门口,黄的守在政委门口。以后黄狗误喝肥皂水而死。黑狗没了伴,就主动当了猫,开始捉老鼠。山上老鼠多,顿顿吃不完。有时老鼠躲进洞里,狗进不去,急中生智,往洞里吹气。老鼠就又臊又臭的狗气熏得喘不上气,只好冒死往洞外窜。狗早有准备,一爪子一个。杨勇在一边看得直开心。
      新疆养的狗最厉害,是从警犬队要来的淘汰警犬,看家极严,晚上就趴在门口,一步也不离开,特别遵守纪律。不过,有时也犯小错误,客人在门外敲门,它就在里面不干了,甚至从门缝里伸出嘴咬人家的裤腿。
      还有一条可爱的哈巴狗,如果它也算狗的话。这是淮海战场上缴获国民党军的战利品,千里迢迢地被带到了贵州,起名叫黄维。
      狗想完了,就又想家里饲养过的小动物。
      进入肝昏迷前,杨勇躺在床上还在了,他想起一个又一个笑话。
      他比自己估计的多活了五天。
      医生问:有什么不舒服。
      他摇头。
      1月4日,报了病危。
      
      胡耀邦来后的第二天,好象回光返照,他的精神突然好了一些,他把全家叫到床前,要交代遗嘱。北北赶快准备用笨重的无线电麦克风录音,怕父亲看到录遗言难过,不敢把录音机放在床头,而是放在隔壁房间。没想到只录了几句话,电池就没电了。
      杨勇平静地说:现在看起来我是不行了,趁现在清醒我给你们留几句话,就算是遗嘱吧。人活70古来稀,今年我就70岁了……我仔细想过,我一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前头那么多人牺牲了,我活到今天也知足了,党对得起我,当然我也无愧于党……文革那些年不能算数……我死后,你们要依靠自己去生活,努力不党工作,身后的事,听从组织安排……
      然后,他又一句两句地谈了对孩子们的看法和希望。
      实际上,他有一个要求,想回家乡湖南浏阳文家市看看,但已经不可能。
      说了一席话,他疲倦极了,说,我要休息了。
      马上闭上眼睛,睡了。
      
      这天中午,张金方为他做完胸部按摩,杨有了一点力气,睁开眼睛,对张艰难地说,我大概不行啦,你已经完成对我的工作,今后要为党好好工作,你还有什么想法,跟我说。
      张金方眼泪刷地下来了,使劲摇头。
      杨:有什么事,具体给林彬说。
      说完,就进入长长的昏迷,再也没有睁眼。
      
      最后两天,他常常一大段一大段地沉睡。
      杨得志再次来看望,他在深度昏迷中。
      临终前一天晚上,王平又来了。
      夜里报病危,胡耀邦接到电话,匆匆赶到,泪水哗哗掉。
      
      到下午5点,林彬让小孙走了。晚上,除了值班的,儿女们和陪护的小朱他们也睡了。杨勇病房里,一间住杨勇,一间住林彬。晚上,林彬放声大哭。家人和工作人员赶快走来,流着泪守护在杨勇身边。
      临护器里的心脏波纹越来越平,眼看着成了一条直线。
      
      两天前,也就是杨勇昏迷了一天后,他突然坐起来,说了一句,我要死了。而后,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杨勇就这样睡着走了。
      女儿轻轻地帮助父亲戴上假牙,轻而又轻,生怕惊醒了父亲。
      
      
  •     温和中有自己的坚持,此书学习资治通鉴的最理想的通俗读本
  •     是不错的历史书,名家經典
  •     现在都已经失传了。,给学琴的孩子买的
  •     余英时先生的书,但是还是挺好的一本书。
  •     近代史必收的一套书,有很多典故
  •     他很喜欢这本书而且纸张质地不错,以文漫话人生!
  •     不要看它。,一本关于古代官阶制度的书
  •     让人潸然泪下,今天刚收到
  •     纸质和质量都可以,不过我没太看懂
  •     第二次勉强收下了。。,很好的分册
  •     摆在那看不错,读一下这样的书
  •     希望能学到点东西,都是人人真人的看的!
  •     就像文史资料的堆积,版面很挤
  •     中华书局的版本一如既往的好,从医者的视角探讨特殊点时代对人性的肆虐
  •     作者用很宏大的历史唯物观点看全球的发展,读此书又感悟了一边。很值得一读的书。
  •     很适合用来提高自己的文言文能力。,斑斓系列读起来很方便
  •     没有其他的历史。。难以突隋唐历史,很厚重的历史
  •     已经买了这个系列所有已经出的书~,赶紧拿下
  •     这么周折!,依然是外国人写外国
  •     老公单位要订的书,越战也是段抹不去的酸苦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