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智者-解读南开大学百岁教授杨敬年

天地智者-解读南开大学百岁教授杨敬年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8
出版社:中国社会出版社
作者:孟宪刚
页数:179
字数:185000
书名:天地智者-解读南开大学百岁教授杨敬年
封面图片
天地智者-解读南开大学百岁教授杨敬年

前言
  2009年2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考察南开大学时,十分怀念南开母校的学长和前辈。他说:“我讲南开的道路、南开的品格、南开的精神,都是发自内心的,因为它是我们许多学长、我们的前辈,用他们的经历和献身的事迹铸成的,这就是一个学校的灵魂。”“我们要坚持走南开的道路,坚持发扬南开的品格,坚持南开的精神。”  2009年10月是南开建校105周年,温家宝总理的话道出了南开人共同的心声,也是对每一个南开人的殷切希望和重托。作为南开人,我们应该认真地研究、总结南开学长和前辈的“经历和献身的事迹”,以他们为榜样,秉承“允公允能,曰新月异”的校训,继承南开传统,弘扬南开精神,在新时期为祖国奉献和创新。这是南开人责无旁贷的、光荣的历史责任。  南开大学教授杨敬年先生,从1936年考取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算起,已是73年的南开人了,是迄今健在的最年长的南开人。他说:“我始终以能做南开人度此一生而自豪。”我有幸于20世纪70年代受业于杨敬年先生。杨老一生的“经历和献身的事迹”,一直在感染和激励着我辈南开后学,我很早就萌发过为杨敬年教授写一本传记的念头。2007年5月,99岁的杨敬年教授出版了自传体的《期颐述怀》,我的这一想法也就暂时搁置了。但是,要为杨老写点什么的念头,始终在我的心际萦绕。  2009年春节,我去给101岁的杨老拜年。临去前我盘算:话题尽量轻松,时间不能过长,绝不能让杨老累着。岂料,见到杨老后,他精神饱满,思维敏捷,侃侃而谈,像30多年前为我们讲授外语课那样,重重地给我上了一课。  杨老说他最心仪的哲学家是冯友兰先生,在抗战前即读过他的《中国哲学史》和《贞元六书》。接着杨老讲了冯先生《新理学》中的四个哲学概念:“理”、“气”、“道体”和“大全”,讲了《新原人》中的人的四种境界: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和天地境界,讲了儒家、道家和佛教三者的联系和区别,讲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演变过程,讲了人性,讲了中国的传统哲学与和谐社会的关系,等等。临别时,又再三叮嘱我一定要读点哲学,特别是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和《贞元六书》。回家后,我感到很激动,也很惭愧。我激动的是,杨老的话太凝重了,发人深省;我惭愧的是,没有按照杨老的嘱托以学问立身,至今一事无成。于是当晚写下《牛年第一课》短文,发在南开大学1977级经济系同学创办的博客网“马蹄湖”上。  《牛年第一课》在南开校友中引起了共鸣,大家认为,百岁教授杨敬年的一生具有撼人心灵的传奇色彩,他的百年人生和中国的百年沧桑紧紧相连,很值得我们去研究,去解读。虽然有了《期颐述怀》,但那毕竟是杨老的自述,杨老不能也不便为自己作出定位和评述。作为杨老的学生、作为后学,我们应该怎样看待、认识杨老的生活经历和学术成就,应该从中得到什么启发和教益,值得思考。杨老在晚年为什么对人性、对哲学这样感兴趣,哲学、中国传统文化、人性、人的境界、和谐社会,这其中有些什么样的联系和规律,杨老悟出了什么道理,值得研究。如果把杨老的一生作为一种社会历史现象,它的普遍意义和特殊意义又是什么,值得探讨。  带着上述的想法和责任感,我又一次造访了杨老,并表示,我不度德量力,想尝试写一本“解读杨敬年”的书,希望得到他的支持。杨老说:“我一生走过的道路是不足为训的,因为它很特殊。如果有人愿意总结,那是件好事。至于对其他人有什么借鉴意义,那就由大家去评说吧!”  杨老学贯中西,自幼熟读四书五经,涉猎经史子集,对文史、经商、政法、英语造诣颇深,对中国古典文学和儒、道、佛钻研精通,一生经历特殊复杂、阅历丰富,对中西方社会皆有深刻体认,为世人所敬仰。对我来说,解读杨敬年是一件难度颇大的事情,需要补的课太多了。我只好先给自己“充电”:我把杨老平反以后撰写的几乎所有专著、译著和论文,重新学习一遍,做了重点笔记;把《期颐述怀》和能找到的有关杨老的报道和评论重新阅读;为了理清杨老的人生经历,编制了“杨敬年年谱”;为了亲身感受一下杨老幼年和青少年的生活环境,我和校友李瑞琴到杨老的家乡湖南的汨罗、岳阳、长沙走了一遭,走访了杨老的故居、外祖父家、岳父家、杨家祠堂、湖南第一师范学校等处;为了弄清《期颐述怀》中涉及的人物之间的关系,编制了一个“杨敬年族谱”。收集和阅读了一些参考书籍,主要是经济思想史和哲学方面的。杨老精通古典诗词曲赋,文章中时常引用,我不得不到处查读引文原文。一路走下来,我以速成的方式,补了《发展经济学》、《西方经济思想史》、《中国哲学史》、《南开校史》等课程,虽然不深不透,水过之处,地皮也算湿了。  《期颐述怀》真实、全面地记录了杨敬年一生,是我写作的主要依据。我要写的既不是传记,也不是纯论文,是对杨老一生的经历、遭遇、言行、思想感情、学术成就的解读,采用了夹叙夹议的写法。我为本书设计的结构是这样的:卷首和卷尾两部分是综合讲述,中间部分是分题讲述。卷首部分粗线条地勾画出杨老的全貌,再现杨老一生的主要画面,使读者对杨敬年有个比较形象、具体的了解;中间分为十个分题,从十个不同的侧面和多种视角对杨老进行分析和解读。内容包括杨老的求学之路、政治沉浮、南开情结、感情世界、诗文陶冶、养生之道。此外,使用了四个分题的篇幅,为杨老在学术上作一定位,除了说明杨老是当之无愧的经济学家、教育家、翻译家之外,还专门对《西方发展经济学概论》、《人性谈》、《国富论》作了介绍和评述。卷尾部分总结、概括全书,分析了杨老由学子到学者、再到智者的发展过程,对“杨敬年现象”作了初步探析。  本书整体上不是按时间顺序撰写的,但有些分题有按时间顺序铺陈的必要,由于要照顾到它们独立成章的完整性,所以在时间、事件、引文上有某些重复,但观察的视角不同,分析的侧重也不一样。附录中附有《杨敬年年谱》、《(期颐述怀)中南开师生评析杨敬年文摘》、《杨敬年与作者通信选摘》,以供读者研究杨敬年时参考。书中多次引用《期颐述怀》的内容,为了节省篇幅,不再一~注明;其他引文,一般随引文注明出处。  本书意在抛砖引玉,希望能够引起社会对杨敬年教授的广泛关注,有更多的人来关心杨敬年、研究杨敬年,使“杨敬年现象”得到更多、更深的解读。在构思和写作过程中,我多次与校友、朋友交流、沟通和商讨,吸收了他们许多有见地的观点和建议。如果说本书有些值得肯定之处,实乃集思广益,功在集体。由于本人的知识、见识、认识、能力所限,再加之欲赶在校庆前出书,我自感在文章的缜密、观点的准确、逻辑的完整等方面,尚有许多不足之处。书中可能有诸多不妥和疏漏,甚至是谬误之处,特别是对于杨老的著述妄加评论,我心中很是不安。恳请各位师长、学长,各位专家、学者批评指正,不吝赐教。
内容概要
杨敬年先生是南开大学资深教授,虽逾百岁高龄,仍在坚持工作,继续人生求索,形成令人瞩目的“杨敬年现象”。    本书作者选取独特的视角,围绕杨敬年的求学之路、政治沉浮、南开情结、学术造诣、情感世界、养身之道、诗文陶冶等侧面,较为详尽地解读了杨敬年在与命运搏斗和治学过程中,不断提升人生境界,由学子到学者、再到“天地境界”的智者的求索动因与路径。从而为探寻人格真谛、探讨人生境界与和谐社会的关联,提供了宝贵的智慧借鉴,凸显了研究“杨敬年现象”的现实意义。    全书意境高远,结构严谨,论述缜密,文字流畅,集思辨性、知识性与可读性于一体,具有撼人心灵、催人泪下的感染力。
作者简介
孟宪刚,1947年出生于天津市。1966年在天津南开中学高中毕业,1977年考入南开大学经济系,1979年考入中国人民大学读研究生,1982年获经济学硕士学位。此后,历任国务院经济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办公厅主任,对外经济贸易部司长、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商务参赞,国务院经济贸易
书籍目录
天地智者的普世价值
——读孟宪刚新作《天地智者》(代序)周鸿飞自序卷首:大写的人生第一章
漫长的求学之路
特殊的启蒙教育
半工半读的中学生涯
难圆的出国之梦
牛津大学的博士
“头童齿豁”志不移第二章
南开情结
经济研究所与何廉
抗战八年情系南开
五位恩师
请张伯苓老校长吃饭
南开精神之真谛第三章
做人的顶峰
“一段光荣历史”
追求进步与光明
身在英伦心系祖国
“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实现夙愿:加入中国共产党第四章
杰出学者:经济学家、教育家、翻译家
宽广而深厚的学问基础
过硬的语言功底
丰富的教育思想与实践
名副其实的“三大家”第五章
研究发展经济学:可超不可越
“一课三书五文”
为什么选定发展经济学
诠释科技是第一生产力
对外贸易发展战略
计划与市场第六章
《人性谈》:人类发展的根本问题
为什么谈人性
人性到底如何
永恒的两难问题
人性与人类社会的发展第七章
翻译《国富论》:余勇可贾
杨译本为什么畅销
斯密其人其书
神秘的“看不见的手”
社会演进的最后动力是什么第八章
命途多舛不忘恩人
第一位恩人:外祖父
患难夫妻
贤惠儿媳
滴水之恩永怀在心第九章
中国古典文学的陶冶
常怀浩然正气
常以古人自勉
常信福祸转换
常持善爱之心
常悟天地境界第十章
四条原则:长寿的秘诀
安度晚年:养身与养心
养身:贵在持之以恒
养心:积极使用大脑
追求“天地境界”卷尾:“天地境界”的智者附录一
杨敬年年谱附录二
《期颐述怀》中南开师生评析杨敬年文摘附录三
杨敬年与作者通信选摘主要参考书目后记

章节摘录
  第二章 南开情结  五位恩师  杨老说,他和南开的不解的情缘,就是靠着与南开的各位老师的深情厚谊来维持的。
他说:“他们(南开的老师)不但对我的治学和做人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而且在我的人生历程中起了决定性作用。
”“现在他们都已离开人世。
我怀着沉痛的心情,追忆跟他们学习和工作的往事,以此来寄托我对他们的怀念和景仰之情。
”  在何廉先生之外,杨老经常提起的南开老先生还有:方显廷、张纯明、李锐、陈序经和杨石先。
为了纪念这五位南开的老先生,也为了使南开的后学们进一步了解包括杨老在内的南开人,我们在这多用一些笔墨。
  方显廷先生是浙江宁波人,1903年9月6日出生,是中国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与马寅初、刘大钧、何廉齐名的四大经济学家之一。
与杨老相似,方显廷自幼丧父,家境贫寒,但天资聪敏。
1917年只读了一年中学,就进上海厚生纱厂学徒,幸得厂长资助,就读于南洋模范中学高中。
1921年赴美学习,先在美国伊利诺伊州威斯康星大学主修经济学,转纽约大学后获经济学学士,后又在耶鲁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
1929年1月受聘于南开大学,任社会经济研究委员会(1931年后改为经济研究所)的研究主任兼文学院经济系经济史教授,从此方显廷先生与何廉先生共主南开经济研究所。
何先生善于运筹帷幄,主要负责对外联络、筹集资金等工作;方先生则精于学术,负责教学与科研,二人配合默契,可谓黄金搭配,被世人称之为“何不离方,方不离何”。
  1936年何廉出任行政院政务处长后,经研所的日常所务便主要由方显廷主持。
1939年经研所由昆明迁往沙坪坝重庆南开中学内,在方显廷的主持下恢复了研究工作。
方显廷重点研究战时的通货膨胀及战后的经济建设问题,先后撰写了《中国工业资本问题》、《战时中国经济研究》、《战后中国工业化》(英文)、《中国战时物价与生产》、《战后中国经济问题研究》、《太平洋各国经济问题》等经济专著。
抗战胜利后,方显廷任上海中国经济研究所首任执行所长。
1947年底,受聘参加联合国亚洲及远东经济委员会工作,任经济调查研究室主任。
1968年退休后重返教学第一线,应聘到新加坡南洋大学任教。
1985年3月20日方显廷在日内瓦寓所病逝,享年82岁。
  1938年杨老来到贵阳,参加中国农村建设协进会工作,虽然“何先生还是会长,由方先生主持工作”。
当时“经常有从北方来的南开人经过贵阳,方先生每次请客吃饭,都请我和我妻子作陪,对我初从农村出来的妻子总是给帮着脱大衣、穿大衣,礼遇备至。
”杨老在协进会工作名义月薪100元,实际由方先生的研究所补助10元。
后来,张纯明先生致信方先生,约杨老去重庆行政院工作,月薪200元,方先生认为“不便耽误我的前程,让我去重庆”。
几件事情,十分生动、具体地体现出方显廷先生和杨老的质朴而又深厚的师生情谊。
杨老在谈到方显廷先生时,无限深情地说:  自1936年至1939年,我有幸有机会与方先生接近。
他醉心于研究中国经济史,充分体现了他的忠于学术事业的精神。
他为创办南开经济研究所呕心沥血,充分体现了他的忠于祖国教育事业的精神。
他与何先生精诚合作,亲密无间,展示了他的高尚的道德情操。
他在待人接物方面的宽厚诚挚、温文尔雅,显现了他的旷世的人格魅力。
所有这一切,给我以无形的启迪,潜移默化,润物无声,我所受赐于方先生者,实在无法衡量。
  张纯明先生,字镜轩,又名永昭,1902年出生于河南省洛宁县。
1922年毕业于河南留学欧美预备学校英文班,1929年获得美国耶鲁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
对“比较政府”、“比较政党”、“比较宪法”等问题做过专门的研究,有自己独特的见解。
曾经由美国耶鲁大学法学学会提供经费,去苏联、德国、法国、英国、瑞士考察。
1931年应张伯苓校长的邀请,回国出任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院长兼政治系主任。
抗战期间曾任行政院简任秘书,河南省民政厅厅长。
1949年张纯明夫妇迁居香港,后来去台湾,任“行政院”参议、“中央研究院”院士、博士生导师等,还被聘为台湾当局“驻联合国代表团顾问”。
1967年3月任“驻联合国副代表”,卸任后一直侨居纽约,1984年7月30日在纽约病逝,享年82岁。
  张纯明是何廉的连襟,在南开经济研究所是杨老行政学一课的老师。
张先生在行政院任秘书时,写信把杨老从贵阳中国农村建设协进会调到重庆行政院。
“张先生在行政院,院长孔祥熙有时叫他写讲演词,到处演讲。
他找我去,就是叫我替他代笔。
他把我安插在行政院行政效率促进委员会当调查员,调查员共十人,每月工资300~360元,张先生说,杨敬年是学生,只要200元。
”“我们并不上班,每天是各提一根手杖,到行政院走一遭”。
在行政院工作,非常清闲,杨老得以“利用1939年的空闲,参加了庚款留英第七届公费生考试,结果以0.9分之差落榜”。
这次落榜是由于“一时狂妄”,没有送交论文。
  李锐先生1898年生于湖南邵阳(今邵东),号笔渔。
1930年南开大学毕业以后,留校任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商学院讲师。
1934年赴英留学,入伦敦大学政治经济学院进修。
1936年回国,重回南开大学商学院,任教授。
曾任国民政府财政部秘书、税务(货物税)署副署长、川康区专卖局局长、直接税署署长,湖南省政府委员兼财政厅厅长。
长沙解放前夕,李锐辞掉官职去大学任教。
新中国成立后,他历任贵州大学、四川财经学院、成都大学教授,是四川省政协委员。
1978年10月18日病逝,享年80岁。
  在南开经济研究所时,李锐是杨老的财政学一课的老师。
杨老回忆:“李锐与何廉合著的《财政学》一书讲的完全是中国的财政,在当时能搜集到这些实际资料,是很不容易的。
我投考研究生时,幸亏看了他的书,因为考的全是中国财政,而我在大学学财政学时用的是印度学者歇拉斯(Shirras)的英文教本。
入学时共考英语、经济学、财政学、会计学、统计学五门,都是我在大学一年级学的。
会计学用英文出题,恰好大学也是用的英文教本。
”当时国内的经济学课本基本上是采用欧美的版本,南开坚持自己编写教材,联系中国的经济实际,实属不易,这是南开将经济学“本土化”的例证。
  何廉在中央团部任经济处处长时,李锐是兼职秘书。
杨老此时从行政院调来任助理秘书,因为该部没有此职务,故一并派为秘书。
后来李锐到财政部工作,就把杨老介绍到财政部任荐任秘书,还有南开经研所第一届的同学陶继侃,一直工作了两年。
这期问,杨老“经常在办公室看书,准备考留学”,在和李锐先生共同工作的这两年,为考取第八届庚款留英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抗战八年,杨老和李锐先生共同工作了三年,给杨老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陈序经先生,字怀民,l903年生于广东文昌(今海南文昌)。
其父早年在新加坡经商,1909年陈序经随父到新加坡读小学和中学。
1919年回国后考入广州岭南大学附中,1922年考入上海沪江大学生物系就读。
该校为基督教浸信会学校,陈后因不愿入教,于1924年转学入复旦大学社会学系,1925年获学士学位后,赴美国伊利诺伊大学攻读政治学,辅修社会学。
1928年陈序经以论文《现代主权论》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在岭南大学社会学系任教。
1929年9月再度赴德国留学,1931年继续任教岭南大学,1934年接受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的聘请,于当年暑假赴任研究教授,并于次年任研究主任,主持计划研究工作。
西南联合大学在昆明正式成立后,陈序经任教授兼法商学院院长,时年35岁,是西南联大最年轻的院长。
1944年应美国国务院邀请赴美讲学一年,主讲中美关系和国共合作。
抗战胜利后,陈序经于1946年8月返回天津,任南开大学教务长兼政治经济学院院长、经济研究所研究主任,主持复校后的教学与研究工作。
1948年8月,应岭南大学董事会邀请,陈序经出任岭南大学校长。
1952年高等院校调整,陈序经转任中山大学历史系研究教授,l956年被任命为中山大学副校长,1962年兼任暨南大学校长。
1964年8月陈序经调任南开大学副校长,l967年2月16日逝世于南开大学,享年64岁。
  陈序经先生是我国现代著名的社会文化学大师、社会历史学家和教育家。
陈先生和杨老的关系很熟,“陈先生在天津是经研所的研究主任,和我们研究生都进行过个别谈话,又教我们‘科学方法论’一课,彼此很熟”。
“1948年9月初,我乘船到香港,报纸上有我们归国学生的名字,陈序经先生托他在香港的亲戚来找我,邀我去岭南大学一游。
”这是陈先生接任岭南大学校长不久的事情。
……


下载链接

天地智者-解读南开大学百岁教授杨敬年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