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州儿女在齐鲁

忠州儿女在齐鲁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11
出版社:山东大学出版社
作者:易新苗 编
页数:248
书名:忠州儿女在齐鲁
封面图片
忠州儿女在齐鲁
内容概要
  齐鲁大地的忠州人,多为三峡移民和20世纪90年代末因山东省对口支援忠县而接收安置的三峡库区大学毕业生。故土难离,始终是千百年来积淀在中国百姓心中的情结。然而,为了国家大计,为了民族大业,他们挥别家园,为三峡工程让路。三峡大移民,决不是百万人口的简单重组。它所引发的巨大社会变迁,绝不亚于三峡自然景观的沧海桑田变化。三峡大移民,注定是一部雄浑的史诗。而齐鲁大地的忠州人,参与谱写了这部史诗。颤抖着双手,鞠一捧村口的泉水,告别那永生不忘的甘甜。装一袋忠州的故土,告别那富饶的良田群山。对着长江洒下两行清泪,三峡工程你来吧,我为你让路;齐鲁大地你等我,我为你奋进。  今天,他们继续谱写这样的精神,谱写这样的豪迈,谱写这样的深情。于是他们谱写出了《忠州儿女在齐鲁》。
书籍目录
第一章
情系忠州爷爷母爱如水,父爱如山在路上再看你一眼十月十年追忆十年回忆从前回乡偶书家园如梦再回忠州故乡,你变了吗?梦里蛙声一片忠州豆腐乳,来鲁安个家情系长江第二章
功建齐鲁学海无涯感受夏镇爱·快乐·青州有理想才有成功回首已是十二年——我的充值人生认清自我,走上通往成功的路说说莱西的那两年“仰望天空?与“脚踏实地”是人立足社会之根本风雨人生路——我的枣庄情结祝福库区毕业生陶建平难舍齐鲁大地情,难忘山大培养恩——记在济南的学习生活我学“胶东话”说说山东话忆学骑自行车自主创业福鑫创业园的三峡人——访烟台希宇纸制品包装厂罗贤忠总经理风雨过后是彩虹——写给齐鲁忠州儿女我的人生之变做,就有可能我和我的“恋渝川味美食坊”在泰山脚下快乐生活他从三峡来“情”让我执著情在山东走近巴山情牵三峡情满齐鲁在赴齐鲁的路上我不后悔我的岛城缘库区毕业生,你还好吗?我来济南的日子从家乡到家乡我眼中泗水的那些人和事他乡那些事为国分忧我们和灾区的小朋友们过端午抗震救灾工作纪实爱心接力赈灾倡议书第三章
重建家园移民自述祖国处处是我家忠县移民“立足新家,勤劳创业”——一名外迁移民的自述异乡月明一个孩子眼里的移民生活第二故乡是齐鲁——一位三峡移民的自述根植山东创伟业,怀揣感恩情谊深——一个来自三峡移民的自述移民礼赞我送移民到山东“小红帽”身边的故事记录——写在三峡移民之后我听熊德国作报告三峡移民在莱州的幸福生活三峡移民真不差,走到哪里哪开花勤劳致富——种植大棚蔬菜威海偶遇忠州人致富带头人李洪华第四章
亲历和谐老乡见老乡胜利的呼声欣慰的一天我与移民的亲密接触关注三峡移民,构建和谐社会大学生暑期社会实践感想第五章
人在山东后记
章节摘录
  那天中午,卧床很久的爷爷坚持到桌子上和我一起吃饭。
我和大叔家的弟弟搀扶着爷爷坐到桌子上,爷爷说不用扶,自己能行。
爷爷拿筷子的手不停地颤抖,但他终究坚持自己夹菜。
后来我想,爷爷只不过是想要告诉我,他还好,让我安心而已!爷爷一生好酒,那顿饭,我给爷爷倒了小半碗啤酒予他,爸和叔都说不能喝酒,爷爷说:“喝点喝点,春回来了高兴!”爷爷没有喝完那点酒,他慢慢地喝两口,说:“不喝了,我吃点饭!”爷爷已经好些天不能吃饭了,爸和叔他们都颇感欣慰!那是爷爷在桌子上吃的最后一次饭,喝的最后一次酒1  8月21日上午,我临走的时候,再次捧起他老人家的手,血管经脉缕缕可辨。
爷爷说:“你能回来看我,我就很高兴了。
我即使去世了你也不要回来了,攒点钱,自己过日子!”爷爷说话时,不停地喘着气。
我说:“别说了,我知道,您安心养病,过年再回来看您!”  爷爷无力地抓着我的手,这双手,它撑起过一个家,它养活三个孩子,它也曾教我如何写好毛笔字,那时我是多么不耐烦,而今,这双手,它无力了,却颇似千斤重,爷爷的手,它是卧床多日干枯无力的手,它是牵挂孙子人生道路的手,它是亲情涌现言无尽的手。
  爷爷说:“好好地工作,不要贪赃枉法,不要行贿受贿!”我说:“好!”  爷爷说:“以后你幺叔家的妹大学毕业了,工作要帮着找一找!”我说:“好!”  爷爷说:“谈的对象合适就结婚吧。
不要耽误了人家,早点要个孩子,你爸爸和你妈趁年轻还能帮你照看!”我说:“好!”  爷爷说:“有条件的话,还是男孩女孩都要一个!孩子们到时候也有亲戚走!”我说:“好!”  爷爷说:“你爸爸和你妈也打不了多少年工了,有条件了就把他们接到青岛去!”我说:“好!”  爷爷还说:……  我背过身去,擦掉快要掉出来的泪水。
  我俯下身,抱着爷爷说:“我走了,过年回来看您。
”爷爷在我的手臂里说:“路上注意安全,到了打个电话!”我说:“好!”  我站起身的时候,爷爷说:“对谢轰好一点,你是个男人,要大气量一些!和和睦睦地攒钱过日子。
”我说:“好,过年回来结婚。
”  这是爷爷对我的最后的教诲,已成永恒。
我没哭!  七点了,该是爷爷入土为安的时间了。
我朝着家乡的方向叩首三拜,顿时鞭炮与锣鼓齐鸣,哭声伴着肆意飞扬的纸灰随着爷爷的脚步飘向无边的天际。
  爷爷走了。
我不哭,他说我是个男人,男人就要坚强,就要乐观。
如他一样!我回到房间,喝下老婆准备好的牛奶和早点,穿好衣服上班去。
  是夜,于台灯下,我将好久没用的砚台倒腾出来,倒入墨汁。
爷爷生前曾对我说道:“我去世了你给我写碑文。
”将毛笔润透,蘸好墨一笔一画规规整整地于A4纸的正中写下“故显考陈公讳光文老大人之墓”,仅写完这一行,泪如泉涌。
想起我小的时候,爷爷就教我如何写袱包(用烧纸折叠而成,烧给已故先人),给我讲“显考”和“显妣”,讲“老大人”和“老孺人”,讲碑文的13字收单。
我问爷爷,为什么要在姓的下面右空一格写下一个“讳”字,爷爷说:“《孟子·尽心下》日:讳名不讳姓!”他说,尊者和长者的名字是不可以直呼的。
还给我讲,《公羊传·闵公辞》里的“《春秋》为尊者讳,为亲者讳,为贤者讳!”里的讳字的意思。
后来,写讳字,非书面正式文体,我也习惯写成繁体的“讳”。
  又及,彼时年幼,放学回家,我做作业的时候爷爷总会吧嗒吧嗒地吸着他的铜烟杆,装上自己切好的自己种的烟叶,甚为陶醉,然后看着我写,同时教我认识更多的汉字。
作业写得好,还会给我讲古闻逸事。
后来,我自己读了《资治通鉴》、《二十四史》、《左传》、《上下五千年》等书时,才知道爷爷当年所讲的多为民间流传的野史趣闻罢了!  爷爷终究是用他独特的方法,把握带进了知识的大门,开启了我对学习的兴趣。
让我受益匪浅。
  尊者,长者,师者,抑或其他!  爷爷,现在却不在了,说走就走了。
我放下毛笔,伸手在眼前画了一圈,终究什么也没抓到,爷爷可能真的是走了吧!  春节,回家,我结婚,宾朋颇多,宴席甚丰,颇热闹,唯独没有爷爷的参与!也许他在保佑着我们,在祝福着我们!  ……
下载链接

忠州儿女在齐鲁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