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与书同寿·赵家璧

他与书同寿·赵家璧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8
出版社:东方出版中心
作者:赵修慧
页数:220
字数:168000
书名:他与书同寿·赵家璧
封面图片
他与书同寿·赵家璧
前言
  民谚:女儿是爸爸贴心的小棉袄——这民间的大俗话说得太好了,太实在了。  这套书烫手,看了,血液循环会加速。丛书里所记叙的几位已故文化人,长期生活在上海,他们的女儿从各个角度:历史的、文化的、亲情的、友情的……感性又细腻地追忆了父辈们过往的成就或背后的故事,为上海这座城市的文化史增添了一份弥足珍贵的史料,这真让我高兴。我为这些父亲的女儿们叫好。  作家、出版家靳以因心脏病突发,英年早逝,只活了50岁。医生说他的心脏扩大到极限,而女儿章洁思却说:爸爸的大心脏是装着千千万万的读者,他以自己的心点燃读者的心,照亮他们前进的路。他一生中写了40本文集,编了大大小小几十种刊物。在那动乱的年代里,封掉他一个刊物,转眼间,他又出了一个刊物。他与巴金共同合编的《收获》,至今还是享誉天下的刊物。书比人长寿。人们不会忘记靳以。  丰子恺的女儿丰一吟也是画家。她爸爸在石门缘缘堂窗下工作的背影,已经深深定格在女儿心中。抗日战争初期,他们本以为日寇不至于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了,可是窗玻璃被震了,敌机的盘旋声也可听见了。
内容概要
本书为“女儿眼中的名人父亲”书系之一,主要向我们展示了著名编辑出版家赵家璧的人生传奇。    赵家璧(1908~1997):著名编辑出版家,作家,翻译家。上海松江人。中学时代开始主编刊物。大学期间应邀为良友图书印刷公司编辑《中国学生》杂志。大学毕业后,历任良友公司文艺部主任、副经理、经理,编辑、出版了《一角丛书》、《良友文学丛书》、《中国新文学大系》、《良友文库》等20多部丛书。1946年后与老舍合办晨光出版公司,任经理兼编辑,出版有《晨光文学丛书》、《晨光世界文学丛书》以及多种版画集和画库。1954年调任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副总编辑兼摄影编辑室主任,策划、编辑了《苏联画库》、《新中国画库》等大量摄影作品和摄影理论书籍。1959年调任上海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分管外文编辑室。1972年退休后,参加上海市政协编译组,用集体笔名“伍协力”翻译E·斯诺的《漫长的革命》和《艾奇逊回忆录》、《赫鲁晓夫回忆录》等书。为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副主席。他所主编的《中国新文学大系》被誉为中国现代出皈史上的一座丰碑。曾获中国出版界最高荣誉奖“韬奋出版奖”。    著译作有《新传统》、《欧美小说之动向》、《月亮下去了》等,回忆录有《编辑忆旧》、《编辑生涯忆鲁迅》、《文坛故旧录》、《书比人长寿》等。
作者简介
赵修慧(1936~  ):赵家璧之女。15岁时响应“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参加军事干部学校,在第二军医大学护校学习。毕业后分配到南京军区总医院任护士,其间曾在护理杂志上发表护理方面的论文。1969年复员,在工厂任厂医。1991年退休。2000年后,陆续在《新民晚报
书籍目录
百岁女作家罗洪题签:“女儿眼中的名人父亲”女儿是爸爸贴心的小棉袄(代序)/黄宗英策划人语生在松江——父亲的童年时光初展才华——父亲的中学时代与书同寿——父亲的编辑生涯 他的理想是当一个文艺图书编辑 他的理念是当一个主动的编辑 他想着作家,作家想着他 摸准时代脉搏,把握读者心愿与《良友画报》的一世情缘现代文学的“万里长城”——父亲与《中国新文学大系》 一个年轻编辑的梦想 大师、名家纷纷伸手提携 出版、发行、广告,全程参与 谁来主编《中国新文学大系》的续篇冒险出版丁玲的《母亲》 《母亲》第一部未写完,丁玲被秘密绑架 父亲冒险为遭绑架的丁玲出书 父亲巧妙应对闹剧,鲁迅真诚关心丁玲 父亲鼎力相助,再出集外集 话当年,丁玲方知四十三年前发生的事蔡元培与父亲的文字缘徐志摩与父亲的师生情 慧眼识好马,师生文字缘 悲怆失恩师,以书作祭礼 历经五十年,全集终问世与老舍合力办“晨光” 父亲心中最可信赖的朋友 用“相见以诚”合力办晨光出版公司 经营晨光出版公司八年业绩显著 舒乙说:“应该为晨光正名”为巴金六部传世名作当编辑靳以、巴金、赵家璧在编《文季月刊》的日子里源自“良友”的七十年情谊——父亲与马国亮父亲对文学前辈郑伯奇的一片真情黄源伯伯是父亲的党内知已钱君勾与父亲的半生交情两个松江人,一对板烟斗——父亲与施蛰存的同好第一幅鲁迅版画像是谁制作的徐志摩与陆小曼俩的纪念册今安在一份在洋招牌掩护下出版的抗日画报潘公展缘何给父亲写两封信读王仰晨给父亲的十二封信父亲的木刻连环画情结 恩师徐志摩引父亲步入西洋美术之殿堂 追随鲁迅,为国人引进西方木刻艺术 探索木刻连环画改革之路 情系《中国版画史>四十余载一个爱好摄影的编辑家难忘“伍协力”父亲与内山书店魂归——父亲与上海鲁迅纪念馆 四十九封鲁迅遗墨获得了最好的归宿 鲁迅纪念馆让父亲重新获得了勇气和力量 “朝华文厍”的建立买现了父亲的遗愿《编辑忆旧》出版的前前后后住在大陆新村四代光华情能干的妈妈享福的爸永远想你,我的“好爹爹”后记
章节摘录
  初展才华——父亲的中学时代  因为接触了从上海来的文化名人,看了上海出版的文学书籍、报纸杂志,父亲心里产生了一个强烈的愿望:“我要到上海去念书!”  1923年父亲从高等小学毕业了,他正式向母亲和祖父提出到上海去读中学的要求。
母亲舍不得独生子离开,但她在家里没有权,只能把渴求的目光转向公公,希望公公能镇扼住儿子这种非分的念头。
  我的曾祖父希望孙子能光宗耀祖,也明白接受良好教育的必要,但两个儿子客死他乡的悲剧,他记忆犹新。
他想再等几年,让孙子再长大一些、再懂事一些再去。
这孩子从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鞋带散了还要别人帮着系,一个人到了大上海的十里洋场,被人欺负怎么办?生病硌痛怎么办?学坏了又怎么办?曾祖父思来想去不放心。
可是,我的父亲自己已在上海民立中学报了名,并被录取了,不依不饶地一定要去。
做爷爷的看着孙子这样有志气(松江话有出息的意思),心软了,同意了。
但左思右想还是不放心。
突然,曾祖父想起在上海有一个在县衙门做官的陆姓朋友,何不问问他呢?说不定他肯帮助,照顾一下他这个宝贝孙子。
陆先生一听说,便满口答应。
于是,开学前曾祖父亲自把孙子送到南市小东门陆家。
从此父亲便寄宿在陆家,开始了他的中学生活。
  陆家的宅院比父亲松江的宅院小多了,只有前后二进楼房和东西两厢房,中间是个大天井。
老先生有两房妻室,她们是一对亲姐妹,姐姐生有四个子女,妹妹没有生育。
最大的儿子名修之,比父亲大10多岁,已经结婚;二姐郁文虽已出嫁,但父母宝贝她,用红木家具在家给她布置了一间新房,夫妻二人常住在娘家;三哥受之,喜欢唱京戏,一个人拿起一把扫帚,也会在天井里舞弄一番。
他已经说好了对象。
四妹祖琬,也就是我的妈妈,那时才12岁,因为比三哥小了8岁,一家人都宠着她。
父亲来到陆家,三个兄姐都叫他“家弟”,对他生活起居颇为关照。
只有四妹,不喜欢这个穿土布长衫,蹬黑布鞋,长得又瘦又黑的乡下孩子,变着花样欺侮他。
父母让她叫父亲为“璧哥哥”,她叫他“屁哥哥”,但父亲不生气,也不在乎。
他从小没有兄弟姐妹,生活孤独无趣,现在有这个妹妹逗乐,他觉得真是太好玩、太有趣了。
  陆家的生活和松江也不一样,虽然都是大户人家,天天有肉吃。
在松江吃肉,肉都要斩过,不是肉丝,就是肉圆子、饭蒸肉、百页包肉;而陆家吃肉都是大块的:红烧肉、白笃蹄膀,即使是斩碎肉做成的圆子,也大得改名叫狮子头了,还常常整鸡、整鸭地往桌上端;父亲在家时,和长辈一起吃饭得等长辈给夹菜吃,而在这里,任孩子们自己挑喜欢的吃;在家时,只有在节庆日长辈们才喝些酒,而在这里,老先生高兴时,就会拿出酒来与儿女对饮。
在这样宽松的环境下,父亲认真地读书,度过了一生中的第一个转折期。
  父亲在民立中学读了一年,这一年中,他接触了上海社会,知道上海最好的中学是洋人办的圣约翰中学,最好的大学也是圣约翰大学,从那里毕业后可以一步踏入上层社会。
他心想,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我宁愿牺牲一年,也要进入这最好的中学。
他心想事成,圣约翰中学录取了他。
但1924年发生了齐卢之战,他不得不回松江,在松江维泗中学补读半年。
1925年春天才入圣约翰中学读一年级。
他在中学时国文和英文的成绩很好,兴趣也高;数学他不喜欢,考试是通过的,但很快就忘掉了,所以,我们几个子女小时候数学课有问题是从来不去问他的。
  父亲在圣约翰中学读了不到半年,上海发生了震惊全国的“五卅惨案”,上海2000多名学生为抗议日本资本家枪杀罢工工人顾正红,举行集会时,遭英国巡捕开枪屠杀,死伤数十人。
这一事件引起全国公愤,各地游行示威,罢工、罢课、罢市。
圣约翰大学及中学的学生们于6月3日聚集在广场上,准备悬挂半旗为死难同胞致哀,哪知美籍校长卜芳济当众撕毁我国旗,此举激怒了学生和老师们,300多名师生一起愤而离校,决心再也不接受帝国主义的奴化教育,中国人要办中国人自己的大学。
此后,由离校学生家长张寿镛、王省三等爱国人士发起,征地、征房、集资、招聘,短短的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一所中国人自己办的大学“光华大学”在上海成立了,大学还附设中学。
  秋季开学时,父亲进入光华附中高一年级。
当时入学的还有其他教会学校的爱国学生。
新学校充满一股奋发图强、拯救中华的爱国热情,圣约翰附中转来的同学更是活跃,处处带头。
新学校成立了学生自治会,自发地要求在认真读书外,为社会、为学校多做贡献。
父亲积极地参加学生自治会的活动,担任学生会出版的中英双文字校刊《晨曦》的编辑工作。
1926年1月20日,《晨曦》第一卷第一期出版了,封面上印着光华大学附属中学学生自治会编辑部编。
父亲撰写了《发刊词》。
当时有编辑4人,父亲任书记。
在这一期上刊登有他撰写的《王德尔著(陶林格兰画像画)之介绍》,因为文章长,分三期连载。
5月1日《晨曦》第二期出版,父亲撰写了《卷头语》,这时他任中文部主任。
6月1日《晨曦》第三期出版,内刊有父亲翻译的法国莫泊桑原著《爱》。
7月1日《晨曦》第四期出版,父亲撰《编辑余谈》。
此后,学生会改选,父亲当选为校刊总编辑。
校刊原来按教会学校惯例,分中、英文两部,在反帝爱国的思想影响下,父亲大胆决定取消英文部,扩大中文部,每期十二三万字,主要由本校师生撰稿,并改为《晨曦》季刊。
11月20日第二卷第一期出版,父亲又撰《卷头语》,发表他译的《奥德赛本事》,并用笔名赵筱延写了《青年之自杀问题》。
他的文章都是自己的学习心得,有介绍英、美作家的,有自己翻译的但丁、王德尔、莫泊桑的作品,共约六七万字。
  当年,几个中学生能编辑出版一本这样规范的校刊,全靠热心老师的指导和帮助。
他们聘有4位老师任顾问。
老师没有包办代替、发号施令,而是放手让这些十六七岁的孩子自己动脑筋,想办法。
审稿批阅、编排校对、发行核算,都是学生们自己做的。
老师仅仅指导学生如何去向合适的师生组稿,如何排列目录,重要的文章去请哪位顾问做决断。
学校总务科的老师介绍父亲到浙江路华丰印刷所去接洽《晨曦》的印刷事宜。
父亲到了厂里,看到从机器中不断吐出的一张张散发着油墨味的彩画,兴奋极了。
他心想:一张画,就这样变成了一千张、一万张,传到千千万万人的手中。
这是一件多么伟大的工作!这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工作!我爱这一工作,我想将来就干这一行!  《晨曦》改为季刊后,增加了篇幅,且彩印封面,扩大发行,面向社会。
这时学生会的经费不够开支了,父亲就去请教一位工商管理专科的老师,老师建议他向同学家长中经营工商业的或挂牌行医的招揽广告。
父亲这个总编辑便兼了个广告部主任亲自到冠生园、商务印书馆等大企业请赐刊登广告。
这就保证了《晨曦》经济上的平衡。
同时由老师出面,请全校同学推销校刊,并承诺,推销者可得书一册,于是,全市各学校、图书馆、书店等都有《晨曦》经销处,一本小小的中学校刊就这样被推向了社会。
1979年由上海文艺出版社编辑出版的《全国现代文学期刊目录》中,《晨曦》也排列其中。
父亲看后说:“我一生中能为我国的图书出版事业出一点微力,根是扎在光华附中的,我忘不了光华,我更忘不了光华的老师们!”  1928年春,父亲进入了中学生活的最后半年,当时毕业班学生都要出纪念册,他们中学部就与大学同学一起成立了一个编委会,合编《光华年刊》,大家选父亲担任印刷主任,由他负责年刊的印刷出版工作。
他去了商务、中华等几家大印刷厂估价,因索价太高没有谈成,同班广东籍同学蔡显敏(上海南京路新雅酒楼老板的儿子)介绍父亲到广东人伍联德创办的良友图书印刷公司去试试。
接待父亲的是专管承印业务的谢志理先生,谢先生年轻干练,开价合理。
生意谈成了,良友公司保证半年内出书。
于是父亲每隔两三天,就拿着年刊的文稿、照片往良友公司跑,有时在那里看前次发排的校样,有时自己到排字房去看拼版,到印刷机房看全张大样。
一本300多页厚、铜版纸的豪华年刊,不到三个月就全部印制完成,大家都很满意。
从此父亲与这位广东青年交上了朋友,而且和营业部、编辑部、排字房、印刷厂所有的人员都能称名道姓,寒暄几句;最后他和经理伍联德也一见如故,相互有许多共同的语言。
等到《光华年刊》结清账目,父亲向同人们道别时,大家都依依不舍。
编辑推荐
  这套“女儿眼中的名人父亲”书系第一辑选择了上海地区若干已故文化名人作为追忆对象,他们是丰子恺、孔另境、赵家璧、章靳以、王辛笛(按出生年月先后排序)等,由其女儿撰写父亲和父辈的故事,配以大量的珍贵照片,通过女儿细腻的笔触和丰富的情感,真实地书写过去,捕捉其父亲闪烁光芒的瞬间,使读者对曾为20世纪上海文化做出贡献的一代老人的历史有更多的关注和了解,这也可为提升上海文化的形象、保留真实的过去留下一份珍贵的史料。
下载链接

他与书同寿·赵家璧下载

评论与打分
  •     赵家璧是我国现代杰出的编辑出版家。他策划并主编的《中国新文学大系》等成为了中国现代出版的经典。赵老生前刊行的回忆性著作《编辑忆旧》、《文坛故旧录》、《书比人寿长》很有出版史料价值。这本《他与书同寿:赵家璧》是赵老的女儿赵修慧撰写的回忆文字,收入“女儿眼中的名人父亲”。感情真挚,语言朴实,也有些有参考价值的资料。这本书对于出版史研究工作者有一定的参考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