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祥年谱

冯玉祥年谱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3-9
出版社:齐鲁书社
作者:蒋铁生编/国别:
页数:228
字数:193000
书名:冯玉祥年谱
封面图片
冯玉祥年谱

内容概要
冯玉祥将军是一位杰出的爱国主义者、可敬的民主斗士、著名的军事家和政治家、中国共产党的真挚朋友。    冯玉祥将军的一生,历经沧桑,饱尝忧患,可谓坎坷。他一生所处的时代,正是中国旧民主主义革命以失败告终和新民主主义革命兴起、胜利的时代。他出身于两代雇农家庭,十二岁入营扛枪,由晚清军队中一名普通士兵,最终官至上将,后又在国民党政府中任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    他的一生,多年与封建官僚、旧军阀打交道,也多年同以蒋介石为首的新军阀打交道。难能可贵的是,他与那些地主官僚、新旧军阀迥然不同,他一生都具有普通百姓的心态。    他一生正直不阿,从不向权贵低头,也从不希望通过攀龙附凤而青云直上;他高风亮节,坚决不与权贵旧势力同流合污;他淡泊名利,梦寐以求的是“使中国成为真民主、民享、民治的民主国家”;他一生不抽烟,不喝酒,一身布装,一双布鞋,始终过着平民的俭朴生活,被人们称为“布衣将军”;他无论为官一任,还是下野息影,总不忘造福一方百姓;他一生刻苦读书,追求真理,勇于摈弃自己的错误,赶立时代大潮之前。    我们只有对冯玉祥上述平凡而又高尚的人格有所了解,才能真正理解他一生何以能成就如斯:滦州起义、反对袁世凯帝制、反对张勋复辟、反对段祺瑞的“武力统一”、发动北京政变、驱逐末代皇帝、五原誓师、参加北伐、张垣抗战,收复失地以及反对蒋介石独裁和反对美国援蒋发动内战等重大业绩。    从1996年开始,我着手搜集资料,准备编写国内第一部《冯玉祥年谱》,一晃四五年过去了。在这本18万字的书稿终于完成时,我心中并没有轻松下来,我非常感谢众多单位和个人对该书的贡献。除了档案资料以外,安徽省、河北省、陕西省、开封市、郑州市、张家口市、包头市、重庆市等单位的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的同志们,无偿地向我提供了大量资料。我的恩师李永璞教授,为我检索并复印了全国近百个县以上单位出版的文史资料中关于冯玉祥的史料。冯玉祥将军的女儿冯理达教授和女婿罗元铮教授,几次接受我的采访,并赠送了大量的珍贵史料。冯理达教授还为本书题写了书名。史学前辈张宪文、周兴棵、刘敬忠、郭绪印、李宏生等先生,都在学术上给我很多指导。
作者简介
蒋铁生,1955年出生,河南民权人,现为泰山学院副教授。中学毕业后曾回乡务农,当过生产队人。1982年毕业于吉林大学历史系。目前主要从事中国近现代史和泰安地方史的教学和研究。自1996年开始担任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会冯玉祥研究委员会主任,组织召开了三次全国冯玉祥学
书籍目录
序序自序
例言冯玉祥家世简表年谱1882年
光绪八年
壬午
一岁1883年
光绪九年
癸未
二岁1884年
光绪十年
甲申
三岁1885年
光绪十一年
乙酉
四岁1886年
光绪十二年
丙戌
五岁1887年
光绪十三年
丁亥
六岁1888年
光绪十四年
戊子
七岁1889年
光绪十五年
已丑
八岁1890年
光绪十六年
庚寅
九岁1891年
光绪十七年
辛卯
十岁1892年
光绪十八年
壬辰
十一岁1893年
光绪十九年
癸巳
十二岁1894年
光绪二十年
甲午
十三岁1895年
光绪二十一年
乙未
十四岁1896年
光绪二十二年
丙申
十五岁1897年
光绪二十三年
丁酉
十六岁1898年
光绪二十四年
戊戌
十七岁1899年
光绪二十五年
己亥
十八岁1900年
光绪二十六年
庚子
十九岁1901年
光绪二十七年
辛丑
二十岁1902年
光绪二十八年
壬寅
二十一岁1903年
光绪二十九年
癸卯
二十二岁1904年
光绪三十年
甲辰
二十三岁1905年
光绪三十一年
乙巳
二十四岁1906年
光绪三十二年
丙午
二十五岁1907年
光绪三十三年
丁未
二十六岁1908年
光绪三十四年
戊申
二十七岁1909年
宣统元年
己酉
二十八岁1910年
宣统二年
庚戌
二十九岁1911年
宣统三年
辛亥
三十岁1912年
民国元年
壬子
三十一岁1913年
民国二年
癸丑
三十二岁……

章节摘录
书摘
1918年
民国七年
戊午
三十七岁
1月
冯玉祥接到命令,该旅不再援闽,而改为调冯部溯江西上援湘。
冯玉祥继续采用拖延办法,数次向上级讨要军需军饷。
24日
冯玉祥致电陆军部,电称:“全旅分七个梯队,需要分乘七艘船。
船价共计六万三千元,已拨宋的开拔经费仅四万元,远不敷用,请续拨六万元,等到船只斤到后即行出发。
”(冯玉祥:《致参谋部电》1918年1月24日于浦口,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馆藏档案)
25日
冯玉祥又致电陆軍总长,要求北京、保定拨给库存杂色步枪二千七百枝,子弹一百三十五万粒,“以济急需”。
(冯玉祥:《致陆军总长电》1918年1月25日王浦口,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馆藏档案)
2月5日
冯玉祥率部乘江轮溯江西上抵达武穴。
他以前方黄石港水浅,军中笨重物件不便登陆为山,改山武穴上岸,再由陆路“星夜前进,以赴戎机”。
开始了著名的“武穴停兵”。
(见冯玉祥:《由九江抵武穴致参谋部等密电》1918年2月5日于武穴,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馆藏档案)
2月14日和2月18日
冯玉祥连发两个通电,主张对南方停战,和平解决。
2月14日通电曰:“最无意识最无情理者莫过于此次之战争,阅墙虽凶,终为昆弟,败不为辱,胜不足荣,一误已甚,岂堪再误?以言外侮,则协商啧有烦言,日人强设民署,德俄媾和,尤为可危;以言内政,则同胞死于兵燹,死于火灾,疠疫流行,僵尸累积,哀哀万民,几无生路;以言财政,则罗掘俱穷,公私交困,借债生活,朝不保夕;以言军实,则数战以来,损失无算,军械借款,徒召亡国。
蔽于感情,激于意气,视同胞为雠仇,以国家为孤注,言念及此,可为痛心!民国主体,在于人民。
民心向背,所以审察。
置民意于不顾,快少数之私忿,成败得失,不难立辩。
……玉祥分属军人,唯念国家养兵,所以卫国。
总统为一国之元首,军人以服从为天职,使元首而果主战,敢不惟命是从?然元首始终以和平为心早为中外所共知。
讨伐之命,出于胁迫,有耳共闻,无可掩饰。
此玉祥不感冒昧服从,以误元首而误国家也……”
2月18日电中指责段棋瑞“对德宣而不战,对内战而不宣”,指出:“此次之战争,人以护法为口实,我以北派相号召,名义之间,已不若人,况乎民意机关,已归乌有。
今之主战者,咸以前清庚子端王刚毅之见为心,何足以代表全国人民之真意?存亡所系,谁敢苟同?是以将领有不战之心,军士无必死之志。
长沙先溃,岳州自崩。
势所必至,理有固然也。
……若以受挫于南,视为大辱,试问较之外国孰重?不与外人较雌雄,只与同胞争胜负,无论成败,同属自残;即获胜利,讵有光荣?……为公理正义而战,虽败亦荣,为义气与私忿而战,虽胜亦辱。
祥虽不敏,审之熟矣!惟望国会早开,民气早伸,罢兵修好,早定时局。
”(冯玉祥:《我的生活》上,第269----270页)
[按:上述两次通电时间,冯玉祥在《我的生活》第269页中说:“我在一月十四日和十八日发了两个通电。
”根据郭绪印、陈兴唐先生考证,依据原始材料,认定应是2月14日和18日。
本书采用此说。
(《爱国将军冯玉祥》,第29页)]
25日
段祺瑞下令免除冯玉祥第十六混成旅旅长之职,委任张之江代替冯的职务。
并派北洋军队包围冯部。
曹锟派孙岳前来调停,冯玉祥即派张之江去见曹锟。
(冯玉祥:《我的生活》上,第272页)
[按:曹锟,字仲珊。
冯玉祥《我的生活》中写作“仲三”,疑为笔误。
]
3月1日
冯玉祥致电陆军部,电称:“因病情加剧,正拟呈请乞休,兹蒙解免,俟交代清楚,即赴汉待罪。
”(冯玉祥:《致陆军部电》1918年3月1日于武穴。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馆藏档案)
4日
孙中山致函冯玉祥,信中说:“昨冬以降,南来国人,无不胜称执事为爱国军人模范”,并希望冯继续“以恢复旧国会之主张明白宣示全国”o(孙中山:《致冯玉祥函》1818.3.4,《孙中山全集》卷4,中华书局出版,第372页)
20日
由大总统下令,宣布将冯玉祥“褫夺陆军中将,原官暂准留任”。
不几日之后,北洋政府又派陆建章南下催冯部上前线,冯玉祥故意在骑马时坠地负伤,只得就地养伤。
全旅也暂且不能开拔。
但段祺瑞政府坚持要冯部离开武穴。
经曹锟调停,要求冯部开赴湘西。
冯玉祥为了保存实力,积蓄力量,暂且服从直系曹锟调遣。
(郭绪印、陈兴唐:《爱国将军冯玉祥》,第31页)
下旬
冯玉祥率部离开武穴,溯长江西上,经武昌新堤,抵石首登陆。
在此收编曾尚武一支部队,编为一营。
冯旅在石首、公安休整十余天,然后分兵三路向津市推进。
5月
孙中山向非常国会胖大元帅职,护法战争失败。
6月14日
冯玉祥奉令进攻常德。
经激战占领全城。
(冯玉祥:《攻常德后致国务院等电》1918年6月14日于行营;《报告攻占常德战况致国务院等电》1918年6月16日于津市。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馆藏档案)
22日
冯玉祥进驻常德。
北洋政府为嘉其战功,立即取消了对他的处分,并任命他为湘西镇守使。
(郭绪印、陈兴唐:《爱国将军冯五祥》,第32---33页)
冯玉祥驻守常德时,一面加强部队建设和训练,一面在地方上兴利除弊,如戒烟、戒赌、妇女放足、禁娼、整顿教育、兴办实业、改善交通等。
做出不少成绩。
(参见宋哲元、李泰棻:《西北军纪实》,大东图书公司出版,第36--37页)
冯玉祥在常德期间,开始全军信奉基督教,曾电邀刘芳牧师来常德,为全体官兵讲道,并为官兵施行洗礼。
刘芳回忆:“冯玉祥认为基督教教义中,有‘舍己救人’的牺牲精神,于是就在军中设教堂,守礼拜和唱圣诗,作为一种精神教育。
”(刘芳:《我和冯玉祥的往来》,《天津文史资料选辑》辑七,第128页)
11月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大总统徐世昌发布停战令。
西南军政府亦下令停战。
是年
陆建章(?—1918)被害。
1月
冯玉祥进驻西安。
他命令部队将死难军民聚葬于西安东北隅空地,分为东西两大冢,被称为万人冢,并召开隆重追悼大会。
后就其地辟为“革命公园”,勒石纪念;在西安成立了西北军政治学校,中共党员史可轩、续范亭等曾先后任校长,邓希贤(小平)、唐澍、许权中、高克林等均在该校任领导职务,刘志丹、高岗等任教官;为便利交通,冯下令开辟了中山门,缺口正对红门之东门;冯玉祥派姚以价持亲笔信去富平,请隐居于此的杨虎城将军参加北伐,杨令到即行,冯深为嘉许。
(《冯玉祥在陕西》第385页)
是月,国民政府从广州迁武汉。
2月
冯玉祥委仟刘镇华为驻豫军总司令(未就职)、于右任为国民联军驻陕总司令、刘郁芬为国民联军驻甘总司令。
(《冯玉祥在陕西》,第385页)
是月,上海工人举行第二次武装起义。
3月
武汉国民政府特派简又文、郭春涛、邓飞黄、黄少谷为西北军政治工作人员,先后来到西安。
冯玉祥任简又文为总司令部外交处处长、郭春涛为政治部副部长、邓飞黄为政治工作人员训练班主任。
不久,冯派简又文收回了由英人纽满主持的陕西邮政管理权,邮局改悬青天白日旗,所有业务统归国民军联军总司令部管辖。
(《冯玉祥在陕西》,第386页)
是月,上海工人举行第三次武装起义;北伐军进入上海,占领南京。
英美制造“南京惨案”。
4月
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并在南京成立“国民政府”。
李大钊等20余人在北京被张作霖绞杀。
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在武汉举行。
5月1日
冯玉祥在西安就任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总司令。
宣誓就职,誓词如下:“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冯玉祥,谨奉国民政府命令:于十六年五一劳动节日,于西安红城,整率全体革命将士,以为大多数被压迫民众谋最大幸福之决心,联合革命民众,将全力献党,拥护党的主义及政策,与国际帝国主义者与国内一切反革命势力,作最后之决斗,完成国民革命,更促进世界革命之成功,悬此目的,生死以赴,谨誓于青天白日旗帜之下。
”(《冯玉祥就任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总司令的誓词》,《冯玉祥在陕西》,第294页)
冯玉祥任命的第二集团军总司令部主要人员有:参谋长石敬亭,参谋处长吴锡祺、政治部长刘伯坚、军械处长吴树荣、军需处长舒双全、副官处长张自忠、军医处长杨懋、军法处长张吉墉、军务处长徐廷瑗、宣传处长黄少谷、秘书长何其巩。
第二集团军组成人员与建制:第一方面军总指挥孙良诚、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靳云鄂、第三方面军总指挥方振武、第四方面军总指挥宋哲元、第五方面军总指挥岳维峻(后改为南路军)、第六方面军总指挥于右任(未就职)、第七方面军总指挥刘郁芬、第八方面军总指挥刘镇华、第九方面军总指挥鹿钟瞵。
(《冯玉祥在陕西》,第386---387页)
6日
冯玉祥由西安进驻潼关。
冯在潼关督师时,惊悉李大钊等在北平遇害的消息。
9日
冯玉祥下令为悼念李大钊,全军将士佩带黑纱,帜孝二天致哀,并召开追悼大会。
会后,冯玉祥写下了《吊李大钊等二十位同志》并刻碑永存。
诗碑全文如下:
“吊李大钊等二十位同志
何故被绞杀兮为革命
何处被捕兮于苏联大使馆所在之北京
何物残忍置诸同志于死地兮帝国主义的刽子手张作霖
何人主谋凶杀兮是帝国主义倡首为日与英
我方率大军东来兮黄河流水为之呜咽
三军齐下泪兮万众号眺
为最大多数被压迫民族而痛苦兮非为同志之寿天
死我同志兮增我消灭敌人之决心
革命潮流终不被绞杀兮将更为之激荡而高涨与奔腾
人孰不死兮死有异同
二十位同志之死兮为全世界农工
革命者的肉体虽可死兮其精神永留于被压迫者之心中
后死者之责任兮起来起来向贼猛攻
……


下载链接

冯玉祥年谱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