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的战神

我心中的战神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2-7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
作者:陈芳
页数:236
字数:139000
书名:我心中的战神
封面图片
我心中的战神

内容概要
  织田信长何许人也?用通俗的话来说他就是日本的曹操,日本战国时期的一大枭雄。全书描述了他的一生,及他所在的时代。与他同时期的也有不少有才干的人,但是他们都没有达到织田信长的高度。本书为织田信长个人传记,专为青少年而写,通过记叙他如梦似幻的一生,展现其如樱花煊烂即灭的辉煌。
  青少年读此书,不仅能学习织田信长成功的秘诀,或忍,或计,或时,或运,还能从中体会到抓住时机的重要性。
书籍目录
1、尾张大傻瓜
2、政治联姻
3、大闹葬礼
4、正德寺会盟
5、清州同盟
6、美浓国易主
7、统一尾张
8、今川氏借路
9、风雨桶狭间
10、斩杀今川义元
11、美浓攻略
12、拜见将军
13、天下至恶
14、近畿霸主
15、天下布武
16、金崎大撤退
17、姊川合战
18、火烧延历寺
19、三方原合战
20、幕府落幕
21、天正之敌
22、烽火长蓧
23、剿灭一向宗
24、魂断本能寺
25、破灭与新生

章节摘录
 
狭长的日本本州岛在中段有一个宽大的突起部,在这段突起部的尖端却又有一个“人”字形的凹陷。
尾张国,就位于这个凹陷的顶端。
 
战国时代的尾张国是一个四战之地,是连接京都和关东地区的重要隘口。
这就要求控制尾张国的主君必须是一位天才的战略家,否则虎视眈眈的四邻可以从任意一个方向攻来,轻松将这个沃土百里、物产丰富的“交叉点”据为己有。
 
尾张国名义上的主人是室町幕府“三管”之一的斯波氏,到后来,尾张国的实际权力已经不复为斯波家所有,斯波家的家主斯波义统是守护代清州织田氏所拥立,只是名义上领有尾张国的“傀儡”。
尾张国这块肥肉此时已被织田氏一分为二,领有上四郡的是织田信安,领有下四郡的则是织田广信。
 
这两人并不是有“王霸之气”的角色,虽说不至于是阿斗,但也不过是仅能守成的小土豪。
虽然两人整天也喊着要统一尾张,可也只是说得多,做得少。
在这种情况下,打破尾张僵局的领袖人物——“尾张之虎”织田信秀出现了。
 
织田信秀的父亲叫织田信定,是织田广信的族兄兼家臣。
可以说,织田信秀的起点是很低的。
然而就是这个小小的二级家臣,把守护代也给架空了,最终成为尾张国的实际主人。
 
其实织田信秀获得权力的方式也很简单,逐步揽权,慢慢蚕食。
 
首先,他靠敏锐的政治嗅觉发现织田广信与其伯父织田左卫门之间有矛盾。
于是,织田信秀开始两边做好人,他一方面跑到织田广信那里,向这位主公表达了自己的拳拳忠心和对伯父势力太大的忧虑;一方面又偷偷溜到伯父那里,以告密者的姿态提醒:因为您的权力太大,主公已经对您很不满意了,所谓功高震主嘛!并且出谋划策说,老爷子您还是爽快些,交出一些权力。
若是你放心我,就让我代管,好处我是不会忘记给您的。
 
织田左卫门并不是有野心的人,他权衡再三,感觉要想保住目前的悠闲生活,还是不要和织田广信闹得太僵为好,最终同意了织田信秀的建议。
通过这次政治投机,织田信秀如愿以偿地获得了相当大的政治权力。
 
但权力是需要军事实力作保证的。
过了不久,织田信秀又利用另一大将作战失利的机会,靠着自己勇猛的作战能力,再次获得了织田广信的赏识,掌控了大部分的军事大权。
 
至此,织田信秀开始主持尾张国下四郡的日常军政,而守护斯波氏与守护代织田广信的势力也逐渐变得弱小了。
到了天文二年(公元1533年)的夏天,织田信秀羽翼已丰,地位已经十分牢固,而这一年才刚刚二十岁。
 
此外,织田信秀还有个爱好,就是喜欢蹴鞠、他曾邀请日本著名的蹴鞠大师山科言继与飞鸟井雅纲前往尾张传授球技。
 
山科言继访问尾张后在他的日记《言继卿记》中对此次出行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描述:织田信秀主持了一次蹴鞠竞技大赛,织田广信也赶到了织田信秀的主城胜幡城前来观看。
织田广信是守护代,想看蹴鞠居然要屈尊到臣子这里来,这表明织田信秀的地位实际上已经凌驾于织田广信之上了。
 
到了天文三年,织田信秀已经全面控制了尾张国下四郡的军政大权,成为这里的实际主人。
就在这一年的五月,织田信秀的正室土田夫人在尾张国那古野城生下了嫡长子,幼名吉法师。
他就是日后被称为战国第一人,赞誉者称为“革命者”、“风云儿”,诋毁者骂为“暴君”、“第六天魔王”的织田信长。
 
织田信秀一生共生了十二个儿子,织田信长虽为嫡长子,但其实是第二子,其上还有庶出的长兄织田信广。
 
那古野城本是骏河国今川氏进攻尾张的桥头堡。
几个月前,那古野城主今川义丰大开连歌会,织田信秀也被邀请。
他借机带了一大帮细作混入城池。
歌会进行到高潮时,细作开始四处放火,并高声呼喊:“有人造反啦!有人造反啦!……”今川义丰和家臣们吓得带着妻妾子女落荒而逃,织田信秀则乘机占领了城池,拔掉了今川氏在尾张国的这个最重要据点。
 
织田信秀得了此城后,从胜幡城移居过来,旋即就得到了嫡长子织田信长,欢喜不胜。
他任命四个得力家臣担任此子的师父和辅佐官。
 
就在织田信长诞生前不久,织田信秀决定在那古野城南方三公里的地方营建一座新城,取名为古渡。
此城竣工之后,织田信秀就搬了过去,把那里做为自己的主城,而把那古野城让给了这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儿。
 
这个孩子与众不同,据说还在襁褓中的时候,就表现出令人头疼的强横态度,只要奶妈的奶水不充足,他就会咬伤奶妈的乳头。
短短一个月中就更换了四个奶妈。
并且他性格凶悍,母亲土田夫人有好几次抱着他玩耍,都被他抓破了脸颊。
 
“这孩子真是太粗鲁了,简直和他父亲一样。
”土田夫人不禁皱着眉头说道。
她是美浓名门的女儿,虽然也出生在武士家庭,但她的举止行为倒更像京城里的贵妇人,对自己这位乡下丈夫有一肚子的不满。
 
“什么话,这不是很好吗?如果不是有力的武士,又怎么能在这个乱世保护我们织田家呢?”织田信秀却有不同的看法。
他对夫人的抱怨并不在乎,他想要的正是个强有力的继承人,那些朝廷公卿的所谓风雅令人作呕,在这乱七八糟的世道,只有挥舞刀剑的人才有资格存活下去。
 
稍微长成之后,吉法师更喜爱新奇的事物,蔑视传统的礼仪规条,经常身穿奇装异服,与同龄孩童游戏角斗,丝毫也没有作为领主继承人的自觉。
除了师父平手政秀、父亲以及某些幼时玩伴外,几乎家中所有人都对这个孩子抱有深深的厌恶感。
 
土田夫人此后又怀上了孩子,很快就生下了第二个儿子勘十郎,大名织田信行。
勘十郎和吉法师是一母所生的同胞兄弟,但行为举止却与兄长迥然不同。
他格外恋着母亲,总喜欢在母亲的怀抱中酣睡。
长大一些后,更是聪明伶俐,温和乖巧,品行方正,深得家中众人喜爱。
土田夫人和家臣们屡屡向织田信秀建言,请求废黜吉法师的继承权。
不知道是出于对嫡长子的宠爱,还是别有想法,织田信秀每次都顾左右而言他,不硬不软地驳回了他们的意见。
 
吉法师就这样在四面八方的敌视、轻视和鄙视的目光中成长起来。
而尾张国的实际掌权者织田信秀有了继承人,但还没能来得及对外扩张,威胁到来了,三河国虎视眈眈的松平清康亲率大军大举入侵尾张。
但是很不幸的是,正当他准备出兵时,属下发动叛乱,将其斩杀。
他死后,年仅七岁的儿子松平广忠继承了家督之位。
 
松平广忠幼名千松丸,还未元服的他成为松平家弟八代家督,而继承家督后不过一周,一次针对新家督的严峻考验就来临了。
 
尾张国的织田信秀见松平清康暴死,继任者不过是个毛孩子,觉得进攻三河国的机会已经到了。
于是他带兵八千杀入三河国,在大树寺布下阵势。
松平广忠的叔父松平信孝和松平康孝闻讯,率领骑兵八百赶来增援,在井田野地区,他二人命令众人头缠白巾,以必死的决心主动向织田信秀的部队发动攻击。
 
自古哀兵必胜,经过一番激战,虽然松平军的八百壮士死伤惨重,但织田信秀的部队也遭受了重创。
 
织田信秀连松平军的主力都还没有见到,就损失如此巨大,感觉三河国的武士抗敌之心很强,一时无法将其击溃,而己方劳师远征多日,粮草供应也不继,于是黯然退兵而去。
 
但是织田信秀可不愿就这么便宜了松平广忠,他将三河国主城冈崎城的虚实都告诉了他一向交好的松平信定。
松平信定接到情报,召集了大批忠于自己的武士,突然赶到冈崎城,乘虚占领了冈崎城的几个核心要点,把松平广忠一派赶了出去。
可怜的松平广忠同阿部大藏等六名忠臣如丧家之犬,狼狈地逃到了姑父吉良持广在伊势国的领地。
 
天文五年(公元1536年)三月,松平广忠决定夺回冈崎城,他联合了阿部大藏之子阿部定次,向吉良氏等曾经支持过自己父亲的势力求援,并派家臣和松平信定谈判。
年迈的松平信定再也无心争权夺利,经过一番思量后,同意了侄孙的要求。
 
天文六年,松平广忠终于回到了冈崎城。
自此,家中的老臣扶保着幼主苦心经营,发展基业。
面对织田信秀的强大攻势,他们一筹莫展。
天文九年(公元1540年),织田信秀攻下了松平氏的兴业之地、西三河重镇安祥城,建立了进出西三河的桥头堡,尾张国的虎爪,已经按在了松平一族的天灵盖上。
 
无可奈何,为了抵抗织田氏的侵攻,苟延家族的命脉,松平广忠不得不向骏河国今川氏求援。
 
织田与今川,两雄在三河国内正面相对的日子来到了。
由于今川氏世代的累积加上今川义元细心管理,今川氏在当时的经济实力超强,可调集投入战斗的兵员更可达将近六万人,而织田家只能勉强调集出将近一万人。
 
“绝对不能让尾张的织田一族迈进三河。
”收到松平广忠的求援,一心想在京都插上自己的军旗的今川义元大喜过望,他感觉这是把势力渗入三河国乃至尾张国的好机会。
他马上派人将松平广忠接到身边,然后打出收复三河国的旗号,筹划对织田信秀的进攻。
 
天文十一年(公元1542年)八月,今川义元召集重兵,大举出兵三河国。
他以松平广忠为前锋,目标直指安祥城。
十天后,今川、松平联军在生田原布下了阵势。
相对的,织田信秀以弟弟信康为前部,自古渡城出发,进入安祥城待敌。
 
气势正锐的织田军,并不打算笼城死守,而是准备破敌于野。
两军迎面在小豆坂相遇,大声鼓噪,杀声震天,正面一进一退的攻防战持续了数刻时间,远道而来的织田军气力不支,开始且战且退。
今川、松平军哪里容得敌人退却,立刻展开追击,呈现败势的织田军,其后队眼看就要陷入崩溃的境地。
 
就在这时,织田信秀的弟弟织田信光带着六大战将持枪跃出,担当起殿后的重任,他们大声呼喝,力战今川前锋,击破敌军军势,追军气焰为之一挫,而在他们的带动下,织田军的士兵纷纷停住奔逃的步伐,重新整队,逆袭今川追军,此长彼消,战局发生了奇迹般的逆转,织田军一举击败今川、松平联军,迫使敌人全军崩溃。
 
此次小豆坂之战,凭借“七武士”的奋战,织田军反败为胜,重挫了今川军的西进意图,对希望依靠今川势力夺回安祥城的松平氏,也是一记重创。
织田信秀大张七武士的勇名,称之为“小豆坂七本枪”。
 
小豆坂之战以织田家大胜告终,再次彰显了织田信秀的武力,西三河一带豪族纷纷西投,只剩下了冈崎城孤悬在织田势力的包围中。
就在这最危急的时刻,松平广忠的第一个儿子呱呱坠地了。
 
这个男丁意味着松平家的血脉又能够得以延续了。
松平广忠非常高兴,给他取幼名为竹千代,日后一统日本,创建了江户幕府的英豪——德川家康就此诞生了。
 
松平广忠不甘心失败,再次试图夺取安祥城,又遭到失败,这反而激起了织田信秀的愤怒。
从此,松平与织田的争执不断,但松平氏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境地。
 
……
编辑推荐
   他,年少莽撞、我行我素,在不修边幅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匡正天下的勃勃野心;他,二十七岁在桶狭间之战以寡敌众,从此名震天下;他,以“天下布武”为职志,在乱世中所向披靡,短短数十年间就横扫了全日本。“人生五十年,如梦似幻”,这个早早悟透了人生如白驹过隙的人,以超前的洞察力和盖世的气魄,一手劈开了战国纷乱混战的旋涡,将日本导向统一之路。他就是“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


下载链接

我心中的战神下载

评论与打分
  •     还不错哦,有图什么的挺好的ヽ(≧Д≦)ノ。我也买了织田信长传菊与刀。ヽ(≧Д≦)ノ
  •     父母送给孩子的最好礼物
  •     了解日本,了解日本的英雄。
  •     简捷的描述,揭开不熟悉的历史。
  •     很好的书籍,这一套儿子都收了
  •     了解邻国战国时代的必备书